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武侠修真 > 侠武大宋 > 第二四四章 再生波澜

第二四四章 再生波澜

推荐: 圣墟 无疆 牧神记 裁决使 苍穹之上 我是仙凡 妹纸不是人 超品巫师 悠闲修道人生 厨道仙途 文化入侵异世界 他从地狱来 大道朝天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大王饶命 修真聊天群 太监武帝 大数据修仙 完本之王 源世界之天衍 大劫主
    大招!这绝对是大招!

    这是凤南渡的大招,谁能模仿?

    隔着豆腐碎青石!豆腐完好无损,而青石的内部质地寸寸皆伤!

    就是展人龙都不得不服,凤南渡的这手隔物传功与他家传的一笔勾销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就算是让他本人去模仿凤南渡的隔着豆腐碎青石,也未必能达到凤南渡这种震撼的效果!

    由此他想到了一个更加恐怖的问题,作为狄家四大家将之首的凤南渡功力都已经到了这般地步,那么狄烈的武功有多高?

    不管狄烈的武功有多高,都是另外一回事。只说眼下这一场文比的结果已经没有悬念,甚至没有人去设想谁能模仿成功,这根本就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

    不用想的事情,当然也就不用问。

    赵楷没有询问,因为他知道不可能有人达到凤南渡的水平;凤南渡本人也没有问,他觉得若是自己在这个时候去问谁来挑战,就等于是变相的炫耀。

    恰在此时,有三代弟子上来禀报,说两个御拳馆的犯罪嫌疑人回来了,白晟和王芳亮。

    这俩人怎么回来了?因为白时中和王黼的夫人同时去找了皇帝赵佶,说起那一夜韦贤达谋杀郑肃的时候,这俩孩子不过是陪着韦贤达走了一趟,并不存在帮凶的事实。

    因为他们的本意是要去对付白胜,而韦贤达谋杀郑肃也是在这两个伙伴离开之后才下的手,所以也不能说他们在三堂会审之时就是有意包庇真凶韦贤达,他们也是被蒙蔽的。

    赵佶也算是通情达理之人,就下旨把这两人放了回来,回头再去做郑皇后的思想工作。

    这俩货刚回到御拳馆就听说了三家拳馆比武切磋的事情,匆匆赶来演武场时,正好看见了凤南渡隔物传功导致“石破天惊”的壮观景象,顿时打消了人前显圣的念头。

    这差距也忒大了!就是师父辈的卢俊义、林冲在此,也不过如此吧?或许卢俊义的功力能比凤南渡稍高,但是林冲就有些悬乎。

    不仅白晟和王芳亮这样认为,就连赵楷和御拳馆的所有三代弟子都是这样认为。

    白晟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还在以第三代弟子中的高手自居,当场下了结论:“这一场不用问了,肯定没有人能挑战成功!”

    他说出来的这番话固然是众人心中的想法,但是人们还是不由自主地把目光看向了白胜,想听听白胜怎么说。

    因为白胜在众弟子心中的地位已经上升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虽然这高度没有任何具体的标杆和量化,但是众弟子不得不承认白胜已经足以代表御拳馆的最高水准。

    众弟子的目光让白晟很是不忿,我在这里说话呢,你们看他干嘛啊?

    虽然在见到父亲的时候,父亲已经告诉了他今后一定要跟白胜交好,但是他却把父亲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丝毫不把这个曾被自己一拳打飞的堂兄放在眼里。

    更让他恼火的是,他早就看见了茂德帝姬站在白胜身边笑语嫣然的,还有另一个不知姓名的少女比茂德帝姬更加迷人,站在白胜的另一侧轻颦浅笑的,而这两个女子看向白胜的目光里分明写着仰慕和崇拜。

    这还有天理么?他白胜究竟有什么本领,能得到这样两个绝色美女的青睐?

    他不禁开始懊悔,刚才见到父亲的时候怎么就忘了让父亲给他提亲这件事了呢?早在那天他第一次看见茂德帝姬给白胜送饭的时候,他就动了这个念头。

    他想做驸马!在更早以前,在他父亲的官职还不够大的时候,虽然他久慕有着大宋第一美女之称的赵福金,却是根本不敢想当驸马这件事。

    但是经过最近的这次朝堂上的权力更迭,父亲的职权又上了一个台阶,他觉得他现在可以想一想这件事了。

    但是这白胜绝对是一个绊脚石!

    他甚至在想,昨天怎么就没一拳打死这个绊脚石呢?

    心中不忿,嘴上就把不住门了,发难道;“哟呵,这不是白胜么?怎么?我那一拳打得轻了是吧?好像你没什么事哦。”

    说这话时,他的目光却没始终看着白胜,而是在赵福金和另一个少女的脸上扫过,顺便又看了看众弟子的反应,期待收获众弟子的附和。

    但是令他失望的是,赵福金和那个少女的脸上都露出了厌恶和恼怒的神色。

    而这些平时里跟自己玩得不错的三代弟子以及那些唯三代弟子马首是瞻的四代弟子们就更让他诧异,因为这些弟子没有一个附和他的话语的。

    这不对啊?大家平时的默契都哪去了?

    然后他更加费解地看到,在这些弟子们的眼神和脸色中,分明有着某种鄙夷、嘲笑又或是轻蔑和怜悯的意味,但是为何他们会用这样的脸色和眼神来看他?他想不通。

    他又怎么知道众弟子此时想的都是同一件事:孙仲臣已经上茅房里蹲着去了,看样子你白晟也快了!

    只有同样不明就里的王芳亮还在帮腔:“不管他有事没事,他都没资格参与咱们三代弟子的事,白晟你不用理他。”

    他这话顿时惹怒了赵福金,冷然反驳道:“什么叫没资格?御拳馆的荣誉都是白胜一个人挣来的,他没资格谁有资格?你么?”

    “就他?”白晟惊讶的五官都变了形,“我没听错吧?昨天我一拳就能打飞的人,也能替御拳馆挣荣誉?他怎样挣荣誉,挣给我看看行不?”

    王芳亮在旁边一唱一和:“就是,难道他还能挑战凤南渡不成?”

    赵福金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激?想都没想就接口说道:“他当然能挑战凤南渡。”

    说到此处,她的声调已是极高,几乎满场众人都能听见,议论纷纷的人们顿时哑然,怎么回事?难道白胜连凤南渡这样的绝技也能挑战么?

    白胜却在苦笑不迭,心说我怎么能挑战得了,这种神奇的手段必有其特殊的内力运使法门,哥们儿我不会啊!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