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历史军事 > 诡才县令 > 第四百四十三章 落地凤凰

第四百四十三章 落地凤凰

推荐: 圣墟 无疆 牧神记 裁决使 苍穹之上 我是仙凡 妹纸不是人 超品巫师 悠闲修道人生 厨道仙途 文化入侵异世界 他从地狱来 大道朝天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大王饶命 修真聊天群 太监武帝 大数据修仙 完本之王 源世界之天衍 大劫主
    姜晁躺在大殿之上,到处都是一片冰冷。

    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这哪里像是一个皇帝了,连地主家的孩子都不如。

    姜晁勉强站了起来,此时的他浑身酸疼。

    他的脸洁白无瑕,可他的身体却已经青一块紫一块了。

    “母亲,我好想你。”

    姜晁年龄不大,但已经没有了少年人的朝气。

    如果白肖此时在他身边就会发现,这个姜晁已经不是他认识的姜晁了。

    逆境可以让人成长,同时也可以扼杀快乐。

    姜晁所承受的痛苦,也许是人一辈子都无法想象的。

    他单薄的肩膀上,却扛着大义江山社稷。

    这真是太难为他了,一个药瓶从外面滚了进来,这在寂静的大殿里,是非常刺耳的。

    姜晁强挺着不适,走过去看看。

    却发现是祛瘀散,是一种常见不能常见的外伤药。

    只要是宫里的人就能搞到,当然除了姜晁。

    一种外敷的伤药,姜晁自然不怕有人下毒。

    姜晁就当是有个人看不过眼,对他的施舍吧!

    可姜晁却不知,这祛瘀散的味道很大,所有身份显贵之人是不会用,放在当下的姜晁身上虽然不用在意这些,却会引来不好的后果。

    姜棣既然已经折磨了姜晁,那就是不让他好过。

    这个时候有人送药,不就是藐视他吗?

    姜棣知道之后,当即兴师问罪。

    姜晁说什么都不知道,姜棣能信吗?

    “你的翅膀真的硬了,连我都敢欺瞒。”

    “你不要过来。”

    “......”姜晁免不了又被一顿毒打。

    当然这些跟下面的人比起来都是轻的,凡是有所嫌疑的人都被牵连了,也就是拉出去砍了。

    这种事,可是宁杀错莫放过的。

    涉及到了姜晁,那就是涉及到了皇权,现在只是一瓶药,要是其他东西还得了。

    姜棣马上就要取而代之了,自然不希望会出现什么岔子。

    朝中的保皇一党已经势弱,但这不代表他们就会逆来顺受。

    他们肯定是躲在暗处,等着翻盘呢?

    宫中众人,又招到了一次清洗。

    姜衍死后,这种事时有发生,对姜惟而言已经不陌生了。

    他能躲过一次,就能躲过第二次。

    他皇室宗亲的这个身份,是他最大的护身符。

    因为这道护身符,他没少被耻笑,一个太监竟然是皇室宗亲。

    要不怎么说有那么一句话呢?虎落平阳被犬欺,落地凤凰的不如鸡,姜惟被身边的人瞧不起。

    只有楚莲,对他委以重任。

    所以姜惟才会对楚莲死心塌地,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没有错。

    他活得越来越好了,从一个人人可欺的小太监,变成了掌事太监黄门署长。

    那些欺负过他的人,相继的死去。

    有的是被他杀的,有的就被上面的人清洗掉了。

    如今在宫中的老人越来越少了,已经没人知道他的过去。

    他接到了楚莲的命令,不敢有一丝的犹豫。

    他很清楚谁才是自己的主子,那瓶药也是他让人送过去的。

    可事成之后,送药的人就被姜惟给杀了。

    所以姜棣想找人,那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死无对证,在宫中最常用的手段。

    姜晁身边的人,从里到外都是换了一个遍。

    姜棣的疑心病越来越重了,他不相信任何人。

    却全然忘了,姜晁身边的那些人当初都是他安插过去的。

    连自己的心腹都杀,真是没什么他不能干的。

    姜惟故意醉酒,借他人之嘴放出话去,宁可去盥洗司扫马桶,也不能去皇帝身边伺候。

    像这种牢骚啊!在宫中是很普遍的,人人都会说。

    可关键的是他在当下这个时候说了,那就不一样了。

    姜棣因此注意到了姜惟,姜惟跟楚莲的关系,知道的人不多,经过了多次清洗之后,宫中更是没有。

    就是以前认识姜惟的人,也只是知道姜惟这个人跟姜展有过一些瓜葛。

    也可以说是姜展看不上姜惟,有意的羞辱过。

    而这在姜棣看来就是最好的品质了,就把姜惟安插到了姜晁身边。

    反正姜晁也蹦跶不了几天,大不了再清洗一次。

    这人还不是哪都是,接到命令那一刻,姜惟泪水横流,“我不去,死都不去。”

    可他刚说完,宫里的禁卫就拔出了刀。

    “我还是去吧!”

    无耻非常的无耻,这还带临时改口的。

    可姜惟表现的越是无耻,姜棣就越是放心。

    姜晁身边要都是好人,那才要不放心呢?

    姜惟到了姜晁身边之后,也是什么都不管,就是东西掉了,他都懒得捡一下。

    要不是每天按时点卯,都快让人忘了有这么个人了。

    姜晁没把这当回事,一个什么都不管的人,总比那些成天给他脸色的那些人强吧!

    年关将至,这对皇室来说也是大事。

    像白肖那呢?把人都聚在一起,吃点肉喝点酒就算了。

    皇室代表了正统,在这方面是绝对不能马虎的。

    宫里变得热闹了起来,到处都在张灯结彩。

    而在此时姜惟却拿着半壶酒进入了姜晁的寝宫,姜惟没事喜欢喝两杯这谁都知道,因为成天酒气。

    这次只不过是有点喝多了,更是没人在意。

    姜惟是黄门署长,随便找个地方歇息,也没人敢管。

    姜惟昏睡了过去,姜晁看四下无人,就过去把半壶酒拿了过来,闭着眼睛喝了进去,他也想尝尝喝醉是什么感觉。

    一喝进去,这味不对啊!

    这怎么是奶呢?

    姜惟睁开眼睛,“好喝吗?”

    “你大胆,竟敢打趣朕?”

    “我真是没有见过哪个陛下,会偷太监的酒喝的,你这个朕好意思吗?”姜惟并不是想惹怒姜晁,“你先别急着打翻酒壶,这个奶不是我想让你喝的,是有人想让你喝的。”

    “你们这是想害我?也好。”

    姜晁竟然把剩下的半壶奶给干了,真是豪气干云啊!

    “我什么时候可以死?”

    “你不会死的,有人让我来救你,他来自北方他说你喜欢喝奶。”

    姜晁的脑海中,马上冒出了白肖的身影,白肖对他而言意义不同。

    “是白侍郎对吗?”

    “这个小的就便说了,你就说敢不敢跟我走吧!”

    都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我跟你走。”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