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恐怖灵异 > 周易天经 > 92、凶悍又如何

92、凶悍又如何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这女孩虽然看起来霸气,甚至霸气的有些疯狂,近乎变态。

    但是……

    “陈子衍你给我听好!我帮了你那么多事情,也许你觉的都在你的计算之内,但是那都是我帮你做的!你必须要帮我!完完全全的帮我!否则我会很难办事的你知道吗?”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依然是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但是我却看到了她的眼眶红红的。

    那种表面凶神恶煞,而眼中却是这样一副样子的模样,让人觉得有些……难受。

    “好吧,我知道了。”我依然用平常的表情点头回答:“现在下一步需要做什么?”

    看到我依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她眼神有些古怪,然后又狠狠的把那把剑给拔出来。

    “这个分公司的事情暂时也就这样了,但是我要你真正做的事情才刚开始。江都市这里只是我们公司的一个重要分公司而已,接下来的总部会议才是最重要的。还有两个星期,总部的人,包括我的父亲都会来这里进行最后一次会议确定是否和惠新快递进行合并,所以这两个星期以内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很多。不过其中最重要的是:你要取得我父亲的信任。”

    我挠了挠头:“你父亲?”

    “我父亲三天后就会到达,到时候需要像是今天一样取得他的完全信任,至于方法我也不知道……总之这件事也必须做到,你要能做到用你的周易天经取得我父亲的信任才行!至少要做到能对他施加影响!”

    庄芷鸠是远途物流的大小姐,那么她父亲肯定就是远途物流的大老板了?

    “那么你父亲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我装作根本不去看沙发上的那个大洞,而是看着庄芷鸠问道。

    庄芷鸠想了想,皱着眉头似乎不知道怎么说话,思考了几秒钟之后又看着我:“你自己看看呢?”

    说着,从自己的办公桌里面拿出了一个摆在桌子上的小相框递给了我。

    相框里的相片上有两个人:一个是庄芷鸠自己:年纪看起来比现在还要小上几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古装,拿着一把折扇静静的坐着,然后她的背后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也穿着一身古装和蔼的笑着。不过那笑容怎么看都应该是有点迁就自己女儿的那种笑容,而不是发自真心的。

    这个男人的面相是一张标准的国字脸,算得上是相貌堂堂,但是拿在手上仔细看那张脸,我却发现了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首先是这个人的脸虽然长得很正,但是眉毛却看起来散乱稀疏,并且中间有纠结到一起的趋势:这一般被称为一字眉,不过不是普通的那种一字眉,而是那种真正一字到底的一字眉。

    周易天经除了六十四卦之外,后面还有很多细致的讲解,对人的描述,其中有那么一句话叫做:识人之眉,惑有未端,断则识名,断而不断,为惑也。

    这句话从字面解释的意思就是用眉毛来识破一个人,就看他的眉毛两边是否连接:没有断开的会比较糊涂,断开了的比较有决断,而最麻烦的是将断不断的。

    最后的那个为惑也就比较难理解了,按照我的想法意思应该是整个人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就会很迷惑,大概可以解释为做事糊涂。

    然后再看一个人的鼻子:这个男人的鼻子挺大的。

    一般来说,鼻子特别大的人都很能表演:一般来说有一个大鼻子的演员演技都比较好。

    然后再看主人的嘴唇:比较薄,但是边缘却很平滑:这说明这人挺能说会道的。

    总的说来,这个人从面相上看起来做事情比较糊涂,但也只是能看出来那么一点点东西而已。

    真正引起我的注意的,是这个人的手。

    他的手正放在自己女儿的肩膀上:一般来说一个人的放在另外一个人的肩膀上,会非常自然的五指向下放置,而这个男人的手指却不是这个样子:他的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全部向下,食指却和另外三根指头分开,而大拇指居然是弯曲向上翘的那种。

    这种手形类似莲花,但是却是一个反向的莲花。

    莲花是聚宝的意思,而反向的莲花,那么自然就是漏财的意思。

    看到了这个特征,我开始有些明白了。

    “你父亲叫什么名字?”我看了看问道。

    “庄晓。”

    我点了点头。

    晓字是左右结构左边的日字表达着男人的阳刚,右边的戈和下面的结构更代表着一种男人的阳刚,但是又代表着一种欲。

    那么总的说起来,这就是一种非常男人的感觉。

    但是从刚才的动作,和那种感觉之外,我得出了一个比较明确的结论。

    “你的父亲大概是一个比较喜欢漏财的人,看手指的形状,首先得出的结论应该是烟不离手,然后一般来说鼻子比较大的人,很能表演,然后又会很有欲,那么综合看起来,你的父亲应该好烟,然后似乎还应该……好赌。”

    本来她只是很冷漠的表情听着,而听到了我说好赌的时候,她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大眼了。

    “其实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这些人到底是一些什么人……她用一种很古怪的表情看着我:“为什么好像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们?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我点点头,把计算过程全部说了一遍。

    她很仔细的听,听完了之后又想了大半天,最后还是一脸懵逼……

    “算了算了!我知道我永远都不可能能了解你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也索性不想了。好了,你去休息吧。”

    说着,直接翻出一些文件看了起来,不在理会我了。

    我也不想多说,就站起身来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正在低着头翻阅文件的庄芷鸠,我脑子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这女孩其实也只是个可怜人而已……

    带着这种想法,我直接离开了。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陈思雨正在收拾东西,看到我的表情之后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感觉自己好像被人套路了。”我苦笑道:“这次的事情也许没我想的那么简单……总之,我们恐怕要做好在这里待一段时间的准备。”

    “那没关系,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好。如果谁敢乱来,我保护你!那个庄芷鸠的身手我也见过了,她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力量没有我大,只要在比较宽敞的地方,并且她不偷袭的话,绝对没有任何可能战胜我!”

    我看着她不由的笑了起来:“你想什么呢?不至于要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你放心吧。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而已。对了,另外你的身世问题……”

    “那个不用着急!”才、陈思雨一下子仿佛有些发急的说道:“其实……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急切的就想知道……”

    看着她的样子我有些奇怪,但是也没说什么就点了点头:“好吧,确实也不用急于一时……”

    陈思雨点点头,立刻把话题岔开了。

    看着他的表现我感觉有些奇怪,但是也说不上什么具体的东西,只是我感觉她似乎已经回忆起了一些东西来。

    戏姬这个名字,到底代表着一些什么东西呢?

    接下来的三天我们都没干什么:我只是一直不断的琢磨那些卦筹,而陈思雨只是静静的陪在我和洛文雅的身边,庄芷鸠每天似乎都很忙,但是也回来看我们一眼

    就这样,三天之后……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