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都市言情 > 老婆的礼物 > 第一百零七章 节外生枝

第一百零七章 节外生枝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陆光伟又轻轻敲了敲那纸合同,说道:“张勇,其实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我做的并不是正行,所谓十门九偏,我的产业,大部份都是偏门”。

    靠,说的这么直截了当,我忽然隐隐感觉到他是在表述什么。

    果然陆光伟继续说道:“做这行的,赚钱来得太容易,所以麻烦也很多,上面管的很严,同行也眼红,叶涛他们也想沾口腥,甚至想联合白头翁吞了我,所以你真以为我把春江城交给你管理,是件很舒服的事吗?”

    我看陆光伟的神色,就知道他还有下文,也就没有吭声。

    陆光伟嘿地一笑,说:“春江城是高档奢侈消费区,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那醉生梦死,一掷千金,这样的黄金地盘自然招很多人垂涎。上个月,叶家投资了几千万,在春江城附近开了两家超一流水准的大型夜总会,商业竞争,这本来也没什么,不过叶涛和白头翁做的太过分了,不但高价请了不少洋妞来抢我生意,而且赠送高价抽奖,完全破坏了这行的规矩。”

    我一下明白他要说什么了,他这就是要我去和叶涛和白头翁短兵相接。难怪白头翁和大熊会打上门来,原来他们早就想对陆光伟发难了,而且来势汹汹。而我这段时间只想着光伟大酒店和娄桂娟那边,消息有些闭塞了。

    看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陆光伟的脸上泛起了笑容,“我跟你说这么多,就是信任你的为人和能力。”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缓缓说道:“所以我才会想到让你去做春江城总经理,因为那里现在差不多每天都有人来闹事,生意根本做不成。当然,我也不是怕了叶涛和白头翁,只不过现在我的主要对手是娄桂娟,所以不想和他们一般见识而已。”

    这个叶涛我还是真的小瞧他了,有白头翁帮忙,他们居然闹得陆光伟首尾不能相顾,果然够狠!但是我也能看得出来,无论叶涛和白头翁再怎么跳,只怕也动摇不了陆光伟的根本,只要陆光伟从娄家那边腾出手来,想灭他们还是可以做到的。

    陆光伟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憋在心底的情绪有所发泄,终于缓下心情来,望着我,忽然微笑着说:“你很能打,而且很冷静,与其在光伟大酒店做洗浴中心主管,还不如去春江城放开膀子大干一场。说句掏心窝子的话,现阶段我并不要你赚钱,我要的,只是你把每一个来闹事的人都给我打趴下,这样才能把春江城的人气拉回来!”

    我心中忽然一热,这样说来,我可以直接和叶涛闹腾了,而且尺度全在自己掌握,等我把事情闹大的时候,我就不相信陆光伟不把重心调整过来,那样的话,娄桂娟那边的压力自然会小了许多。

    最关键的是,就陆光伟对人气的重视程度来看,说不定春江城就是他的地下销售渠道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就赚大了,只要拿到确凿的证据,就是把陆光伟连根拔起,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我心里有些激动,但脸上还是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老板,就这么简单?”

    陆光伟微微点头:“就这么简单,我出高薪,你替我收拾来闹事的人,只要不闹出人命,其余的事情我来摆平。”

    他说着又深深望了望我,“能帮我出手的人很多,但要出手有轻重之分的,我想,非你莫属!”

    “谢谢老板,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我的心里越来越兴奋了,这个机会真的是太好了。我一直到现在,才发现在自己的内心,一直和少时一样,盼望着一种不安份的生活。

    陆光伟点了点头,然后按了电话,“给我开一瓶红酒,我要和即将上任的张总经理多喝几杯!”

    我和陆光伟干了一杯红酒之后,他斟酌了一下字眼,说道:“张勇,你和李军联手制敌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做得不错,没想到你们还是光着屁股一快长大的发小吶!”

    “嗯。”我小声答应了一声,不知道好端端的,陆光伟为什么要提这个。

    陆光伟看了我一眼,“张勇,在你去春江城走马上任之前,我有一件烦心事,好像只有你出马才能够解决呀?”

    这个陆光伟今天说话怎么如此飘忽,忽东忽西的,我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他既然有拉拢我的意思,机会难得,我当然得靠上去呀!“老板,俗话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有什么事尽管直说,只要我能够做到的,一定尽力而为!”

    “好,张勇,我等得就是你这句话!”陆光伟拍案而起,“白头翁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我希望你这几天把他盯紧了,最好是能找出他的弱点,再让他吃点苦头,那样的话,春江城的人也不会不服你了。”

    人家既然把话说到这种地步了,我肯定得答应啊。

    看我答应之后,陆光伟又递给我一张a4纸,上面写满了白头翁的生活习惯,以及手机号码、qq号码等等,我看了一下,才发现白头翁这样一个粗鲁的家伙,竟然还是一个古玩爱好者,他每个月十五号都要去江城市的拍卖行一趟,而陆光伟的意思就是让我在这个月十五号去一趟江城,找个机会给白头翁使个绊子,再随便再帮他拍两个花瓶回来。

    我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肯定不是简单地使绊子,因为陆光伟能用的人手很多,特别是那位彪哥,在江城就混得很开,为什么要让我去呢?

    我虽然想不通,但是还要按照陆光伟的要求去做,更不敢提前给王丽芬打电话,因为我来的时候,她就告诫过我,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能用手机联系,她怀疑陆光伟会在我的手机上做手脚。

    好在还有杜倩在,而且距离十五号还有两天呢,我也只能够先答应再说了。

    我出了陆光伟的办公室,把事情跟杜倩淡了之后,她第二天就把消息传过来了,说王丽芬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我按照陆光伟的意思去江城,到时候再做道理。

    江城距离龙城并不远,坐班车也就是两个小时,十五号那天,我早早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刚要走,却见陆光伟过来了,“张勇呀,我让你去拍花瓶,你不带钱怎么能成呢?”

    我一愣,“老板,你那天不是给了我十万块吗?两个花瓶能值多少钱?”

    陆光伟摇了摇头,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和一个铜钱,递给了我,“你把这个交给拍卖行的李江涛,就说我让你去的,然后换两个花瓶回来。”

    “知道了。”我看了看那个铜钱,是大观通宝,宋徽宗写得瘦金体,非常漂亮的,我也没想那么多,把银行卡和铜钱都塞进了兜里。

    末了,他又叮嘱了我一句:“听说贺晓光也要去江城,是开车过去的,你就搭个顺风车吧,花瓶大,不好拿。”

    “好的,谢谢老板。”我满口答应了下来。然后和贺晓光联系了一下,趁着他的车,去了江城。

    别看我在江城大学读了好几年书,在那里还认识了我的师父娄建东,但是自从大学毕业之后,我已经好多年没有来过江城了。

    我的事情非常顺利,把铜钱和银行卡给了李江涛之后,他就派人把花瓶拉过来了,我和贺晓光联系了一下,就装上了他的车。

    美中不足的是我在拍卖大厅等了好久,根本没见到白头翁的影子,后来打电话问陆光伟,他让我不要管,只管把花瓶拉回去就行了。

    贺晓光开的是一辆尼桑,因为箱子太大,只好后座上放一个,后备箱里放一个。

    贺晓光对我还是挺感激的,“勇哥,眼看晌午了,咱们在附近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再走吧。”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