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武侠修真 > 问道阴阳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强势

第三百三十九章 强势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炎老魔!”

    闻听此言,袁飞心中一凛,连忙单手一翻的将噬火真魔剑抓在了手中,然后疯狂的往其中灌输起法力来,魔剑顿时光芒大放而起。

    紧接着,其一声低喝,猛地手腕一抖,一道数丈长黑色剑气激射而出,只是一个闪动,就与血色光刃撞击在一起。

    一声巨响,血光、黑芒交织一起,从中爆发出一股强大的能量来。

    而袁飞也趁机倒射出七八丈远去,手中紧握魔剑的警惕起来。

    同时,高空中人影一闪,现出一名黑袍中年的身形来,正是炎老魔无疑。

    “是你!”炎魔打量了袁飞一眼后,目中先是精光一闪,但随即又面色一沉起来。

    也难怪,当年袁飞收取了金磁元光,其可是暗恨不已的。如今其居然自动的送上门来,自然为之一喜了。

    但出乎预料的是,只短短数十年间,对方居然已进阶了炼神,且刚刚发出的一击,竟有不下于中阶修士的威力!

    “想不到炎魔道友还记得在下。不过,道友不用如此劳师动众吧,袁某只是初期修士,用不着两位一起迎接的。”袁飞深吸一口气道。

    “道友果然非同一般,居然短短数十年就进阶了炼神。但不知道友深夜潜入我尸魔宗是何缘故,不会只是想和炎某叙旧吧?”炎魔目光微眯道。

    这时,一旁的极煞老魔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吃惊的望向了袁飞。

    “其实,在下此次前来贵宗,只是想确定一下,当年星月前辈所失的那条灵尾是否真在贵宗。”袁飞淡淡一笑道。

    “哼,在又如何,不在又如何?”炎魔冷哼道。

    “若不在贵宗,在下自然不会打扰。但如果真在贵宗的话,在下也不会空手而归的。”袁飞脸色一正道。

    “笑话,你虽说实力不错,但想从炎某手中夺宝,还不够那个资格。”炎魔一脸的不屑道。

    “口气还真是不小,本尊倒想看看你有何本事!”就在这时,一名女子的声音忽然在虚空响了起来。

    接着银光一闪,星月仙子曼妙身躯浮现而出。

    “你是……”炎魔目光打量了星月仙子几眼后,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道友当年和其他几人联手围攻本尊,不会如此快就忘记的一干二净了吧?”星月仙子冷冷笑道。

    “咳咳……原来是星月仙子,在下当年也是一时糊涂才有所冒犯,还请仙子恕罪才是。”炎魔神色一动后,连忙一笑道。

    “放过你倒也可以,但你必须将本尊的灵尾交出来,否则今日就是你尸魔宗的末日!”星月仙子眸光一寒道。

    “宗主,此女也太过嚣张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由老夫代替宗主教训此女一下。”极煞老魔却露出一脸不屑,阴恻恻一笑后,当即袖袍一抖,一片赤光从中激射而出。

    而炎魔心中一动后,倒也没有阻拦。虽说其对星月仙子忌惮不已,但怎么说此女如今缺失了一条灵尾,想来实力也会因此受到不少影响才对,正好通过极煞来试探一下。

    若真是如此的话,炎魔可不会放过眼前这个大好机会的。

    星月仙子只是轻蔑的瞥了一眼,就随手玉手一拂,一道银光释放而出,只是一个卷动,所有赤光竟全部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然后此女双手一掐决,银光顿时化作漫天银色星光的散落开来,将极煞笼罩在了其中。

    而方一身陷其中,极煞老魔面上就突然露出恐怖的表情来,好似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双手抱头“嗷嗷”的大叫不已。

    星月仙子见此,玉手一抬,所有银光瞬间凝聚成了一颗硕大的兽首,然后獠牙一张,就要将极煞老魔直接一口吞下。

    “仙子且慢!”就在这时,炎魔忽然大喊了一声。

    闻听此言,星月仙子玉手为之一顿,而那硕大的兽首也停了下来。

    “极煞只是一时冲动,无意冒犯仙子,还请仙子手下留情。”炎魔尴尬一笑的抱拳道。

    “放了他倒可以,不过怎么也要给其一些教训!”星月仙子淡淡的说了一句后,蓦然一抖手,那硕大兽首当即从口中发出一声怒吼来。

    极煞老魔痛呼一声,身躯立刻犹如断线风筝般的倒射而出,而银色兽首也随之化作点点星光的不见了踪影。

    待清醒过来后,极煞不禁张嘴喷出一口鲜血,看向星月仙子的目光满是畏惧之色了。

    “本尊的实力你也试探过了,是否该将东西交出来了?又或者,你想亲自和本尊切磋一下?”星月仙子神色冷淡道。

    “仙子实力,炎某早就领教过,自然不会再自讨无趣了。只是,恐怕要让仙子失望了,那条灵尾并不在炎某这里?”炎魔犹豫了一下道。

    “本尊分明在此地查探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你如此说,难道真要逼本尊灭了你尸魔宗不可?”星月仙子眸中闪过一丝杀意来。

    “实不相瞒,当年在广灵境中的确是炎某得到了灵尾。但数年前,炎某败在季老怪之手,而且灵尾也被其夺走了。”炎魔一脸苦笑道。

    “据在下所知,季老怪当年元神受损,即便如今已恢复如初,应该也只与炎魔道友斗个平手,怎么可能有如此结果的?”袁飞疑惑道。

    星月仙子闻言,不禁玉容一寒。

    “道友有所不知,炎某与季老怪二人实力虽在伯仲之间,但其却在广灵境中获得了一件灵宝残片。虽是一件残宝,但对其修为来说倒正好使用,而且此灵宝残片威力之大远在炎某的血魔刃之上。当时若非炎某放弃了灵尾,恐怕早就殒落在其手中了。”炎魔牙关紧咬的说道,似乎对季老怪异常憎恨的样子。

    “灵宝残片?那此地为何会有本尊的气息?”星月仙子质问道。

    “是这样,炎某曾收取了仙子的一些精血,本打算进阶后期时来辅助突破的。不过,既然仙子亲身而至,炎某自当要原物奉还了。”炎魔解释了一句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玉瓶,单手一抖的抛了出去。

    星月仙子单手一招,就将玉瓶抓在了手中,待查看了一眼后,一翻手的收了起来。

    “那你可知道季老怪如今身在何处?”星月仙子想了想道。

    “炎某一直打算报当年大仇,所以对其行踪倒也了解一二。据炎某所知,季老怪这数年很是神秘,始终隐匿在华阴山脉附近。”炎魔眉头紧皱道。

    “你最好没有什么欺瞒,否则本尊不会放过你的。”星月仙子冷哼道。

    “仙子放心,炎某说的句句属实。”炎魔满口的保证道。

    星月仙子见此,不再多言,往身上一扑,就银光一闪的消失不见了。

    “既如此,在下也就不打扰了。”袁飞朝炎魔和极煞抱了抱拳后,就遁光一闪的往远处虚空激射而走了。

    “那西海侯也身在华阴山脉,宗主为何不将此事告知他们?万一到时此女去而复返,本宗可无法承受其怒火的。要知道,本宗如今势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了。”这时,面色苍白的极煞老魔忽然开口说道。

    “其只是询问季老怪的下落,炎某可没有多嘴的必要。而且,此女与季老怪两方与本宗均是敌非友,结果最好是两败俱伤,如此一来,我等刚好可以坐收渔翁之利。”炎某得意的笑道。

    “宗主可别忘了,西海侯如今已进阶后期。而季老怪虽说尚在中期,但其身怀灵宝残片,也可发挥出后期实力来。纵然此女实力再强,恐怕也只有送死的份。”极煞老魔却摇了摇头道。

    “你可不要小看此女。其可是上界存在,即便如今流落人界,修为跌至了中期修为,恐怕也不是后期修士能够对付的。另外那个姓袁的小子,虽说修为仅在初期,但刚刚却能够硬接下炎某一击,可见实力也不在中期之下了。

    如此的话,两方也算是势均力敌了,结果如何,就可想而知了。”炎魔如此的分析道。

    “还是宗主高见。不过,我等要何时动身呢?”极煞老魔眼睛一亮道。

    “这些人均不是普通存在,我等如今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命令那些探查的弟子,一旦华阴山脉有所异样,立刻禀报。”炎魔吩咐道。

    极煞老魔称是一声后,就遁光一闪的激射而走了。

    一处虚空中,正不紧不慢飞行的袁飞,忽然开口道:“前辈真相信炎老魔的话?”

    “如今本尊根本感受不到灵尾的气息,想来是被人用秘术或是宝物遮掩住了,若本尊所料不差的话,应该就是其口中那件灵宝残片了。至于其所说究竟是真是假,也只有前去查看一下了。不过,在这之前,本尊还需要先将精血炼化入体,如此若此行真有何危险的话,也能多增添几分把握。”星月仙子幽幽的说道。

    袁飞说了一个“好”字后,就遁光一敛的飞落而下,并在一座小山处开辟出一个简易的临时洞府来。

    待布置下法阵后,袁飞就身形一闪的走进了其中,而洞口也随之一闪的不见了踪影。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