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武侠修真 > 问道阴阳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恶讯

第一百六十九章 恶讯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哦,此言何意?”方程似笑非笑道。

    “小弟进阶融元期也有数年了,见过的同门也不少。不过但凡有些背景的人,哪一个不是眼高于顶,傲慢无礼,可没有几个会像纪师兄这样客气的。”矮个修士口中称奇道。

    旁边的高个修士似乎也是相同看法,赞同的点了点头。

    “呵呵,说实话,当年为兄与纪师弟也只算是泛泛之交,对他也了解不深。

    但据门中所传,纪师弟为人倒是不错。而又因为其精通炼丹之术,不少同门都请他代为炼制丹药。

    这位纪师弟倒也爽快,基本上是有求必应,所以久而久之不禁受到诸多同门的敬重。

    而且,你二人有所不知,纪师弟似乎和陈师妹之间有些关系。”方程摇头一笑,将所知道关于袁飞的情况大概叙述了一下。

    “真想不到这位纪师兄还真是深藏不漏啊!”矮个修士大为羡慕的说道。

    “这也是纪师弟深明处事之道,日后你们最好能与他亲近一二,或许有些好处的。好了,我等还是赶快回归营地吧。”方程略微的点醒一句后,就招呼两人一声,往前方大营飞去。

    话说,袁飞离开元夏国边境大营后,就一刻不停的往九剑宗方向飞驰而去。

    一路无话,两日后,袁飞便回到了宗门。

    但因为袁飞近十年未在宗门走动,而看守宗门入口的数名弟子又是一批新晋的炼气期弟子,所以一干修士立刻神色一变,一脸警惕的将他拦了下来。

    不过,在袁飞掏出身份令牌后,几名弟子这才赶紧慌忙的恭身失礼起来。

    袁飞自然不会难为几人,略微一笑后,就飞入了九剑宗。

    不多时,袁飞遁光一敛,就出现在了天元殿前。

    其同样出示了一下令牌后,殿前弟子就没有阻拦,让他进入了其中。

    此时,一名紫袍老者正端坐在正中央的太师椅上,眉头紧锁,似乎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紫袍老者自然正是九剑宗掌门‘姜洪’了。

    “在下纪鹏,见过掌门师兄。”袁飞见此,上前几步抱拳道。

    “老夫还以为消息有假,多年不见,想不到纪师弟不但安然返回,而且修为也精进了不少。”姜掌门神色顿时恢复了正常,打量了袁飞几眼后,面上含笑道。

    “当年在下确实险遭妖修毒手,但幸好运气不错,算是保住了性命,有劳掌门师兄挂心了。”袁飞略微一笑道。

    “这样啊。不过,师弟当年身在风元国,也应该清楚妖修得到了一种灵草,可以将一身妖气尽数收敛,所以以防万一,为兄还要再查看一下师弟的身份才行。”姜掌门点点后,忽然如此的说道。

    “确有此事,但不知掌门师兄要如何探测?”袁飞倒也理解,万一真有什么妖修混入宗门的话,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所以丝毫没有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很简单,这是当年师弟的魂牌,只要师弟往其中输入一道真元即可。”姜掌门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来,正是当年袁飞进阶融元期时,留在宗门的本命牌。

    袁飞点点头后,单手一抬,就释放出一道真元没入了令牌中。

    此牌当即灵光微闪了几下后,就又恢复了正常。

    姜掌门见此,神情显然一松,随手将令牌收了起来。

    “为兄也是为宗门安危着想,还请师弟不要见怪才是。”姜掌门捋了捋胡须道。

    “在下自然明白。对了,听方师兄所言,掌门师兄似乎有急事召见在下?”袁飞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后,忽然眉头微皱起来。

    姜掌门一听这话,先是沉吟了一下后,这才开口道:“据为兄所知,当年师弟乃是与六阳师叔一同前往的风元国。可如今师弟平安返宗,就不知六阳师叔如今身在何处?”

    “什么?难道师尊没有返回宗门?”闻听此言,袁飞脑中顿时“嗡”的一声,惊呼出口道。

    当年其自身都性命难保,哪里还顾得了其他。而事后,其认为以六阳老祖的神通,应该能够从冲霄楼中逃离才对,所以也就并未太过在意,谁料竟会有这样的事情。

    而如今其一个融元期修士居然能够平安返回元夏国,让人感到怀疑也是在所难免的。

    “不错,自从离开宗门后,六阳师叔至今尚未回宗。”姜掌门一见袁飞神色,脸色顿时一沉。

    “当年在下奉命,与师尊一道前往风元国火融谷与器元子前辈弟子段道友比试炼器。但在比试过后没过多久,师尊与器元子前辈就前往了北岳商盟拍卖会。

    而之后,……

    在拍卖会发生异变后,在下便躲藏了起来,之后就再没见过师尊。而弟子所说一切,句句属实,当年与在下比试炼器的段道友可以为此证明。

    另外,在弟子逃离出来时,还曾遇到了陈师姐,也可为在下作证的。”袁飞平缓了心中的心情后,大概叙述了一下当年事情的经过。

    不过,至于其当年被妖族擒获一事,却只字未提。

    “此事陈师妹倒确实曾说起过,而且关于古星云的妖族身份,也早已经真相大白了。而为兄如此问,也并非是怀疑师弟,只是希望能够从师弟这里得到一些消息罢了。”姜掌门若有所思的说道。

    “照掌门师兄的意思,师尊的本命牌仍旧安然无恙了?”袁飞心中一动后,忽然眼睛一亮道。

    说起来,在拜师之后,六阳老祖对袁飞这名弟子可是相当不错的。不但将自身炼器之术倾囊而授,还赐下了青阳剑等不少法器和秘术。虽说六阳老祖所为,存有一定的目的,但袁飞还是对此大为感激的,自然不会希望六阳老祖真出现什么意外了。

    “话虽如此,但六阳师叔的本命牌虽说并未破损,但却气息大减,已经变得若有若无了,恐怕情况并不乐观。而此事事关重大,除了为兄和本宗的高层外,就只有纪师弟知晓了,希望师弟不要节外生枝的好。”姜掌门双眉紧皱了下后,叮嘱道。

    一听这话,袁飞不禁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也难怪,元神期修士可是修仙门派中的主要战力,且数量极少,更何况是元神后期存在,几乎是屈指可数的了。

    一旦此消息传扬出去,势必会影响宗门气势,对之后的大战可没有一点的好处。

    而对于袁飞来说,自然更不会多嘴了。

    之前有六阳老祖撑腰,无论是宗门还是门中弟子,都会对其看重几分,但如今六阳老祖生死不明,其可就不会再像以往那般自在了。

    此时,人、妖、冥三族大战一触即发,说不准就会派其到前方大营。还好无论是炼丹师还是炼器师,都会受到宗门重视,不到危难时刻,不会参与什么大战的。

    “这就好。不管怎样,纪师弟能够平安返回宗门,多少也能够为宗门增添一份力量。而师弟长途跋涉,想来也有些劳累了,还是先回洞府休息一下吧。”姜掌门笑了笑道。

    “那在下就不打扰了,告辞。”袁飞见此,不再久留,抱了抱拳后就出了大殿。

    而待袁飞离开后,姜掌门不由露出一脸愁容来。

    “纪师弟虽说资质平平,但却同时身负炼丹和炼器之术,也算是一个人才了。可那位施压,自己可是无法承受的,之后如何也只能看其自己的运气了。”

    袁飞对此自然一无所知,其如今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如此多年过去,洞府中早就灰尘遍地了。

    对此,袁飞倒并不在意,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后,便随意坐在了一张石椅上沉吟起来。

    如今袁飞可谓心事重重,哪里还能静下心来修炼,待考虑了一阵后,干脆将事情抛在脑后,和衣而眠起来。

    这段期间,袁飞也深感疲惫,正好趁此机会先回复一下,至于其他事情,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一直到两日后,袁飞这才苏醒过来,待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只觉精神倍增,所有疲劳之感都一扫而空了。

    不过,待其刚要准备打坐修炼时,忽然神色一动,单手一抬,一道火光从外面飞射而入。

    袁飞面露疑惑之色的将火光抓在手里,放出神识往其中一扫后,这才恍然过来。

    这传音符竟是陈芊云此女所发来。

    而待其将传音符中内容查看完毕后,脸色却变得难看起来了。

    原来袁飞刚一返回宗门,陈芊云便得知了消息。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此女被限制外出,只能偷偷的发出一张传音符来。

    据此女所言,当年其和黎佩蓉与袁飞分离后,就一同匿足潜踪,打算遁出风元国。

    起初风元国陷入混战,大部分妖族都在对付各大宗门和修仙家族,其二人倒运气不错,一直接近到了边境地方。

    可谁料正好碰到一群妖修埋伏,自然一言不合的大打出手起来。

    黎佩蓉本就有伤在身,如此多妖族围攻下,最终还是没有躲过香消玉殒的下场。至于陈芊云,同样身受重创,但却拼着元气大损,施展秘术逃过了一劫。

    而等陈芊云一路回到九剑宗,就立刻将在风元国所经历事情禀报给了宗门,其中自然包括古星云妖修身份一事。

    九剑宗对此大为震怒,可古星云的师尊‘杜坤’,同样是惊怒不已。但其根本不相信此事,认为陈芊云和袁飞乃是故意陷害其弟子。

    不过,陈芊云乃是与杜坤同阶的元神期老祖嫡系后人,其自然不敢对此女如何,所以把全部怒气都放在了袁飞身上。

    如今时隔多年,袁飞竟返回了九剑宗,这一消息,杜坤定然早就得知,很有可能会对其不利的。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