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武侠修真 > 问道阴阳 > 第一百零六章 激战傀儡

第一百零六章 激战傀儡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小女子‘马英’,见过两位师兄。两位也看到了,此傀儡散发的气息,几乎在融元后期顶峰左右,只单单一人的话,根本不是其对手,就更别说取下什么令牌了。”黄裙女子眼眸一转后,冲袁飞和蓝袍男子抱拳道。

    “不知马师妹是什么意思?”蓝袍男子随口问道。

    “小妹在木属性法术上略有小成,虽说此傀儡气息强大,但只是暂时将其束缚片刻还是没有问题的。而趁此机会,两位师兄便可以趁机夺取其令牌了。”马英秀眉一皱道。

    “马师妹如此做,似乎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吧?”闻听此言,袁飞似笑非笑的说道。

    “实不相瞒,小妹之所以参加门中选拔,只是看中了宗门丰厚的奖励,与两位可大不一样的。若是两位能够保证,在得到令牌后肯将额外的奖励交予小妹的话,小妹自然可以相助师兄一臂之力。”马英嫣然一笑。

    “听起来倒是不错,可师妹怎么能保证到时不横插一脚呢?”蓝袍男子点点头后,面上却有些怀疑的神色。

    “若师兄不信,那小妹也没有办法,只有看各自的本事了。”马英耸了耸肩,脸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马师妹的提议也不无不可,就如此办吧。”

    不同的是,袁飞在沉吟了一下后,却点头答应了下来。

    正如马英所说一般,在这具岩石傀儡面前,几人根本没有得手的可能,倒不如先合力将其困住,至于令牌的归属,也只能看各自的造化了。他可不相信,此女真只是贪图宗门奖励那么简单的。

    蓝袍男子心里自然也十分清楚,所以犹豫了片刻后,也同意了下来。

    而就在几人交谈之时,岩石傀儡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体内传出一声低吼后,猛然臂膀一晃,两只巨锤就朝三人狠狠砸下。

    袁飞几人见此,连忙各自遁光一闪的倒射而出。

    马英二话不说,玉手一翻,手心中顿时多出一把青色种子来,然后手腕一抖,那些青色种子全部化作一道道的青芒,没入了岩石傀儡身下的地面之中。

    紧接着,此女眼眸微闭,双手掐起一个个的法决,嘴里也传出一句句晦涩的咒语来。

    下一刻,马英猛然抬手隔空一指,口中娇喝了一个“疾”字。

    话音刚落,地面就立刻闷响声大作,一根根粗如儿臂的藤蔓突然冲天而起,只是一个缠绕,就密密麻麻的将岩石巨人双腿缠了个结结实实。

    不过,这些藤蔓显然无法束缚住岩石傀儡,其只是身躯一晃,身上藤蔓就松动了不少,似乎只要再挣脱几下,便可脱困而出了。

    马英见此,不禁神色一变,左手一扬,又抛出一把种子来,“嗤嗤”的破空声响彻,众多的藤蔓再次破土而出,一层层的往傀儡身上加固起来。

    不光如此,此女单手往腰间一拍,一根青色长鞭出现在了手中,然后狠狠一抖,长鞭顿时迎风狂涨,化作一个青色光环同样困住了岩石傀儡双足。

    这青色长鞭法器似乎品阶不低,所化光环刚一成形,岩石傀儡纵然力大无比,但短时间内也无法将其挣断开来。

    袁飞与蓝袍男子见此,也几乎同时的出手了。

    袁飞单手一扬,青阳剑激射而出,直奔岩石傀儡手臂飞斩而去。

    蓝袍男子则放出一口赤色飞剑来,朝傀儡另一条手臂狠狠劈下。

    可岩石傀儡忽然粗大手臂一晃,两只巨锤纷纷的一砸,“当当”两声,将两口飞剑全部击飞了出去。

    不过,两口飞剑均为顶阶法器,纵然被击飞而出,但并无丝毫损伤。相反,岩石傀儡所持巨锤却出现了诸多裂痕。

    岩石傀儡对此并不在意,微微一晃,巨锤竟慢慢的恢复如初了。然后岩石傀儡再次手臂一挥,巨锤就直冲袁飞和蓝袍男子猛砸而下。

    别说蓝袍男子,即便如今肉身强悍的袁飞,在如此猛击之下,也定然是一个重伤的结果。

    所以二人神色一凛,不约而同的往后倒射而出,险之又险的躲过了攻击。

    蓝袍男子眼珠一转后,体表遁光一闪,竟绕到了傀儡身后,接着放出飞剑法器朝其后背激斩而去。

    岩石傀儡虽说身躯庞大,但行动却异常的灵活,还未等飞剑及身,就立刻右臂反手一轮,飞剑再次被巨锤反震了出去。

    然后巨锤趋势不减,径直冲蓝袍男子横扫而来。

    蓝袍男子瞳孔骤然一缩,连忙一拍腰间,一面盾牌从中飞出,迎风狂涨起来。

    一声巨响,蓝袍男子连同盾牌一下被击飞出数丈远去,体表遁光狂闪下这才稳住了身形。

    不过,虽说并未受伤,也让蓝袍男子脸色为之一沉。

    几乎同一时间,袁飞手臂一扬,一团金色光团一飞而出,光芒一敛后,从中现出一把金色小尺来,正是那把金越尺。

    此尺方一飞出,就以肉眼可见速度狂涨起来,只几个呼吸间便化作了丈许之巨,嗡鸣一颤后,便轰然的砸落而下。

    岩石傀儡反应也丝毫不慢,左臂猛然一晃,另一只巨锤就迎击而上,与金越尺撞击在了一起。

    金越尺的威能之大,在顶阶法器中也是异常罕见的,二者一经相撞,当即爆发出一股狂风、怒浪来,一时间僵持在了一起。

    但马上,金色光晕猛然一涌,巨锤一下被淹没在了其中,然后在风浪的冲击下竟寸寸的碎裂开来,化作了一片粉末的洒落而下。

    而就在这时,密密麻麻的赤色光影忽然从高空浮现而出,光芒一敛,竟是一张张的赤色符篆。

    这些符篆一经出现,就纷纷的飞卷而下,且连成一片将岩石傀儡的一条手臂裹在了其中。

    下一刻,漂浮在岩石傀儡身后的蓝袍男子双手掐诀,往对面隔空一指,嘴中低喝了一个“爆”字。

    顿时,“砰砰”的爆鸣声大作,浓烟滚滚,只片刻功夫,岩石傀儡的手臂居然就被炸掉了小半。

    见此一幕,袁飞心中不由一惊。

    其在炼制符篆上也有一定的成就,其一眼就看出,刚刚蓝袍男子所动用的并非是一般符篆,似乎是某种颇为罕见的符阵!

    据说符阵乃是上古修士结合符道和阵法之道,创出的一种大威力法阵,具有不可思议的神通。

    只是此种符阵自天地巨变后,流传于世的少之又少,威力也是差强人意,但即便如此也被修仙界各大势力争相抢夺。

    而蓝袍男子动用的符阵显然威力不弱的样子,就不知从哪里得到的了。

    不过,如今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念头一动,袁飞立刻抬手一点,青阳剑破空声一响的激射而出,准确无误的击中了岩石傀儡胸前凹槽中镶嵌的金色令牌。

    “当”的一声轻鸣,令牌一下被击飞而出。

    袁飞见此,单手隔空一招,就要将令牌抓在手里。

    可出人预料的是,“嗤”的一声,一根藤蔓突然冲天而起,只是一个卷动,就将令牌裹在了当中。

    见此情形,袁飞面上不由一愣,连忙朝下方瞅去。

    出手之人,赫然是正操控藤蔓围困岩石傀儡的马英了。

    原本此女主动提供困住岩石傀儡,就是想要以静制动,坐收渔利之力的。而如今看来,这个决定果然没错。

    一见令牌被藤蔓裹住,马英不禁神色一喜,手中一掐诀,藤蔓当即就冲她飞落而下,只要此女一抬手,就能将令牌一把抓在手中了。

    但还未等马英出手,一口赤色飞剑突然激射而至,“喀嚓”一下,将藤蔓一斩而开,然后再一卷动,就携带着令牌倒射而回。

    眼见令牌就归自己所有了,却又旁生枝节,被蓝袍男子夺走,马英自然又气又恨。所以娇喝一声后,此女双臂齐扬,六口短小飞剑从袖中鱼贯而出,后发先至的将赤色飞剑围困了起来。

    不过,此女还未来得及催动飞剑进攻,四周却忽然光芒闪烁,十数张符篆凭空浮现。

    然后这些符篆一个盘旋,纷纷的往对面一扑,全部附着在了六口飞剑表面。

    而飞剑方一被符篆触及,就立刻灵光涣散起来,纷纷的跌落而下。

    这时,一直坐在看台上观望的两名中年修士也为之露出了意外的神色来。

    “萧师兄,这名弟子所使用的符阵似乎来头不小的样子。”其中一名白衣中年神色一动后,朝黑须老者说道。

    “老夫自然知道。其动用的符阵可并非一般的符阵可比,若能借鉴一二的话,说不定对宗门能够起到不小的益处。不过,此时正是比斗期间,一切还是等选拔结束后再说吧。”黑须老者点点头后,淡淡的回道。

    听了这话,白衣中年和另外一名青衣中年对视一眼后,也并未再开口说些什么,重新观察起了场上的比试。

    另一边,蓝袍男子见马英放出的飞剑失控,嘴角冷笑一声后,手中一掐诀,赤色飞剑再次朝其飞射而去。

    而就在蓝袍男子刚要伸手抓向令牌时,却忽然神色一动,连忙肩头一晃动的往后倒射出丈许之远。

    他刚刚闪躲开来,一头尺许长黑色火蛟就飞卷而下,然后一口将令牌咬在嘴里,身躯一晃的往袁飞所在位置飞去。

    这黑色火蛟自然就是九元真火所化的灵蛟了。

    只不过,他也只是初步将那黑色火蛟炼化,想完全和九元真火融为一体,还需要不少的时间。

    袁飞早已看到了马英所放飞剑失控一幕,自然不会傻到再催动法器上前拦截。而九元真火并非实体,自然不会被符篆控制。

    待见到黑色火蛟果然抢到了令牌,袁飞心中这才放下心来。

    (如各位书友觉得本书还不错的话,别忘了收藏、推荐一下,千古多谢了。)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