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阿斯兰战纪之举步维艰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别样的阿斯兰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别样的阿斯兰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死孩子放屁——有缓。

    ---------地球俗语。

    “好,看在你今晚逗老娘开心的份儿上,我就和你说一说。

    首先,阿斯兰是一个暴躁和霸道的帝国,这一点上,和阿斯兰接壤的所有国家都有同感。对于阿斯兰帝国来说,无论与邻国发生了什么样的争执,它都像一个傻汉一样不讲道理,只会挥舞起自己的拳头。

    打个比方。假如钢泽帝国的士兵抢了一个阿斯兰的牧民,那么阿斯兰的士兵会怎么做?答案是,到钢泽那边儿去抢一群人。如果钢泽帝国的士兵不巧,干掉了一个阿斯兰的牧民,那么阿斯兰一定会干掉钢泽十个人甚至一个村庄。接下来,等待两国的只会是一次血流成河的战争。

    其次,阿斯兰人卑鄙无耻,贪得无厌。对待比自己弱小的多的邻居,阿斯兰人的待客之道永远是刀剑。无论是官方的军人,还是帝国普通的百姓。劫掠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们的骨子里,还美其名曰的起了个名字,打草谷。这一点上,娜迦人的感悟最深刻。所以,日后才有了专门抢劫阿斯兰人的行动。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一直是我们娜迦人的行事准则。

    最后一点,是死心眼儿。上面两点其实也没什么,我的人也是那么干的。关键是,总会有那么一些讨厌的苍蝇在你耳边唠叨。什么梁赞是梁赞人的梁赞,梁赞是阿斯兰人的梁赞。那么好了,既然梁赞是阿斯兰的,那用刀剑拿回去就好了嘛!用两片嘴唇不停地唠叨,就能把梁赞唠叨回阿斯兰了?笑话。既然手底下不硬,就要有被人欺负的觉悟。

    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看的就是让你们阿斯兰人累的半死,他们眼中那愤恨还不敢说的样子。简直是太有意思了,多么的讽刺。

    还有,有的时候,你都马上就要干掉他们了,他们还一个劲儿的求饶,多无聊。哈哈哈哈!”神秘少女的笑声由和缓变得尖锐,最后连面容都变得狰狞。

    “够了!”李凌猛地站起,怒目圆睁的大吼道。“欺凌弱者就那么有意思吗?”

    “这又有什么不对?弱肉强食,物竞天择。就因为我们娜迦人够强,所以我们就能欺凌你们阿斯兰人。想当初,当我们不够强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对待我们的?烧毁村庄、凿穿渔船、杀掉男人、抢走食物,现在知道和我们讲欺凌弱者了,你们也配?

    在冬天里,一家子一家子的娜迦人饿死、冻死的时候,你们为什么欺凌弱者?你们满嘴的仁义道德都去哪里了?

    当一个家庭,一个部落失去了所有高过马车车轮的男人后,接下来的日子将要怎么过,你们知道吗?

    有多少老人牺牲掉自己,将自己一身没有多少斤两的血肉留给孩子们食用,就为了部落能挺过冬天,能延续下去,你们又知道吗?这个时候,你们的仁义道德又到哪里去了?要不是海神波塞冬大人的照顾,外加我们娜迦岛人的命够硬,恐怕早就已经被你们这也所谓的道德君子们灭族了吧。

    所以,别再和我叽叽歪歪。光明骑士大陆上是有,不过很可惜的是,娜迦人里没有。今天不会有,明天不会有,今后永远也不会有。娜迦人有的只会是恨,刻骨铭心的恨。”少女的语速越来越快,最后,只能用嘶吼来形容。

    李凌平静的看着视若疯虎的少女,撇了撇嘴。

    “你也是个可怜人!这tmd该死的世道。”

    “谁说我可怜?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可怜了?我是娜迦人,我是海神波塞冬的宠儿,我是大海上勇敢的强者,天生的弄潮儿。真可笑,竟然说我可怜。不看看你自己那点儿可怜的实力。”

    “原来你是娜迦人,怪不得这么的漂亮。说了一个晚上,想来你也累了。来,吃点儿东西吧!”李凌看着还在嘴硬的娜迦少女,用自己布满水泡的手,笨拙的掰开了“黑球儿”。将其中的一半放到了娜迦少女的手上。

    “拿开你粗鄙的食物和你肮脏的手。”娜迦少女左臂猛地爆发出一阵绿芒,将黑球儿和李凌掀起。在老李准备用斗气稳住身形的时候,又一阵绿芒泛起,包裹住了李凌的全身。和缓,轻柔的将他放在了地上。

    落地的老李也不生气。将被少女掀飞的“黑球儿”拾起,用皮囊里的水冲了冲,坐在火旁,一块一块的吃了起来。

    “对不起!”沉默了一段时间,少女弱弱的说道。

    “没事儿,呵呵!”老李大度的回答道。

    “你不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回忆的往事,这很正常。”挠了挠自己头,老李憨厚的笑道。

    “诶!你的那个“黑球儿”拿来点儿,给我尝尝。”

    “嗯?哦哦。这个已经赃了,我去给你拿个新的。”

    “不用。就你手上的那块吧。”少女单手撑着下巴,淡淡地说道。

    “那....好吧!”说完,老李将自己手中,自己还未碰的另一半“黑球儿”递到了少女的面前。

    “疼吗?”少女接过了“黑球儿”,看到了老李满是水泡的手。

    “没事儿。不做这些时间久了,有点生疏了。”老李脸红的说道。

    原来在阿尔金森林的时候,烤地瓜、烤土豆自己也是个老手。现在,当“领主老爷”当的久了,竟然这些基本的技能都生疏了。说起来,还真挺丢脸的。还好神秘少女一直没有抬头,只是看着自己的双手,令老李的尴尬少了不少。

    少女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方锦帕。打开锦帕,取出了一颗椭圆形状,青黑且又平凡无奇的石头。如果非要说这块石头与河边放着的鹅卵石有什么不同的话,也只能说是一种感觉上的不同了。一种事务存在的久远之后,而产生的古朴。

    少女将石头单手握在了自己的手中,另一只手清理着老李手上的杂物。一节节草屑和石子被姑娘细致的挑了出来,丢在了地上。最后,用皮囊中的清水浇洗了李凌的伤口后,神秘少女轻柔的说道:“有点儿痒,忍着点儿。”

    “嗯!”

    老李话音刚落,一股乳白色的白光便由石头上射出,照在了老李的手上。一股酸酸麻麻的感觉从手上传来,犹如万千只蚂蚁爬过。轻柔又连续,温暖且和缓,在一阵阵无以言表的愉悦感下,老李舒服的轻哼着。在又过了十息的时间,白色的光芒才渐渐消失,椭圆石头才又恢复到平凡无奇的样子,被少女收回了怀中。

    “感觉怎么样?”少女明亮的眼睛,注视着老李。

    “都好了!谢谢你。”李凌真挚的感谢道。

    “没什么可谢的。我刚刚掀了你一个跟头,现在治好了你的伤,我们两清了。”

    “哪也要谢。掀飞我的时候你是无心的,而治好我的伤你是好意的。为了这份好意,一个谢谢是应该的。”

    “呵呵,油嘴滑舌的!也不知道在你这张巧嘴下,有多少女孩子被你骗过。”

    “我很实在的,好不啦!”

    “停!停!停!别用你们阿斯兰那种阉割男歌手的语气和我说话,我怕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呵呵!”在略显尴尬中,李凌给出了这句地球语聊中的经典。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