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中立提督眼中的世界 > 186.难吃三重奏:维内托的美味

186.难吃三重奏:维内托的美味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维内托的自信满满倒反而让孙文有些惊讶,他想着还以为对方没听懂他的意思,特意走了过去又重申了一遍:“维内托,我是说不是面的面条,你清楚吗?”

    “当然!”维内托仰着头对着孙文说了一句,随后拿了一个竹筐跳下了抬着,一边向着食材那边走一边回头反倒提醒起了孙文,“长官,虽然你仰慕我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你还是去跟那三个木头人解释一下吧!唯有帕斯塔和咖啡我绝对会认真对待,请你不要让我觉得自己赢得侥幸!”

    说完,维内托也不管孙文怎么想的,直接就跑去了放着牛肉制品的几个放满冰块的柜子。多亏了通商的原因,牛肉和西瓜、洋葱这种原来在琉球属于奢侈品的东西也渐渐普及了起来,虽然这种奢侈品的烹饪方法还很原始,但还是广受游客的好评,毕竟那是牛肉不是么!

    所以在看到了第一个准备动手的舰娘就挑上了如此“高级”的食材之后,台下的惊奇的欢呼就一下子响了起来,甚至还有商店街的老板们跃跃欲试地随时准备着偷师。

    对于信心十足的维内托孙文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跟另外三个正在看戏的舰娘们依次说了一下这个主题的意思,随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不过,直到孙文回到了原处坐定下来之后,他却发现不管是那边正礼貌地对着自己微笑的反击、冥思苦想了一会儿之后又变得成竹在胸的高雄、还是看上去优哉游哉地正在挑选着锅具的伦敦却都没有动手制作,而是各自站在厨台前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

    “难道题目太难了?”孙文挠了挠头,又有些疑惑,“不会啊!我都说得这么清楚了,以不可能听不懂吧?难道真的是太难了?”

    孙文在那边挠着头皮自言自语的时候,一旁细心的翔鹤立刻出声解释说:“不是的提督,您的题目很……”她思索了一下自己的措辞,最后将刁钻两个字吞了下去改口说,“很巧妙,不过她们几个应该都已经有自己的主意了。”

    “嗯?那为什么还不动手?”

    “面条放了时间久了总会影响口感吧?”翔鹤笑着看向了那边的反击,“估计那几位的面条都会用什么生鲜或者不容易保存的东西做面条吧?”

    孙文被翔鹤那略带着畅想的口气说得简直食指大动,脑袋里全是鲶鱼面、土豆面之类稀奇古怪的菜品,想着他忍不住吸了口口水,转头带着期望的眼神看着他心目中做菜数一数二的翔鹤:“要是你做的话会做什么呢?”

    没想到翔鹤听了孙文的话却只是摇摇头,“我应该是不会将奇怪的食材端给提督的吧?”说着她看了一眼那边的拿出了面粉和鸡蛋的维内托,又继续道,“给提督您的食物,好吃和营养才是最主要的,至于新奇或者说是输赢,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

    “翔鹤,你真好!”听了翔鹤那出乎意料的回答之后,孙文非凡没有对她的答非所问感到不快,反而侧过身偷偷的握住了对方规规矩矩地放在大腿上的手,“也只有你能这么有心思。”

    “提督,别、别这样!”翔鹤红着脸低头盯着那只握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心情激荡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另一只手指着维内托的方向继续道,“其实不止我会这样做的,大家都很关心您的。”

    “嗯?”孙文沿着翔鹤手指的方向看去,正看到维内托小心地用着身子的力量揉面团的样子,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我不是都跟她说了要做不是面的面吗?怎么还在揉面团?”

    “维内托有她的想法吧?”翔鹤说着将目光向了孙文,“她虽然看上去小小的,可却很骄傲的!就算提督你再怎么劝说她,应该也改变不了她的决定吧?”

    ……

    翔鹤对维内托的猜测很正确,她在孙文解释过之后就已经知道了所谓“面非面”的意思,可她却依旧不想用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代替帕斯塔。

    要知道对于维内托这样深富荣耀感的意大利舰娘来说,帕斯塔那可谓说是一种神圣的食材了,又怎么可能被那些乱七八糟的食材所玷污呢!

    所以她才会对着那个想出了这种奇怪主题的孙文,用有些气氛和不满地语气说出“我要让长官你领略几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意大利美食!”这样的话来。

    为了让帕斯塔的口感做到最完美,维内托没有连面条都没有用那些半成品,而是选择自己亲手重头开始制作。硬质的、不亚于杜兰小麦的优质原料再配上原始而又精细的制作工艺才能体现出帕斯塔简洁而又特别的味道。

    可制作面条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实,维内托的手劲很大身体却又娇小,她那双像小孩子一样的手很容易就会在揉面的时候把面团揉僵。所以没有办法的她只能借用上了另一种土办法。

    一个竹棍被绑在厨台的另一头,中间支在了面团上,然后维内托就非常不淑女的坐在竹棍上,像坐跷跷板一样的颠着,靠自己娇小身躯所恰到好处的重量去揉面。

    “噗!”远处一直盯着维内托的孙文坐在那儿忍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忍住笑出了声,看着一边继续坐着“跷跷板”的维内托似乎非常不满地瞪着自己,他非但没有丝毫克制反而更加放肆地笑了起来。

    周围那么多人,孙文一点儿都不担心维内托会当众翻脸。虽然她看上去是个驱逐舰,在被说到软肋时那种炸毛的神态也像是个驱逐舰,不过冷静时的维内托确实是很淑女的。而这也让本就有些恶趣味的孙文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

    手指点着眉心,维内托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总算压制住了不断蹿起来的火气,虽然在听到那嘿嘿嘿的难听笑声时,她的眉角还是会忍不住抽动几下,但总算是没有当场拿出自己的意大利炮,而是继续制作着自己的帕斯塔。

    很快维内托就拿着一盘只有肉酱和蔬菜的光面摆在了孙文的面前。螺旋状只有中指大小的面食,配上简单到似乎只撒了黑胡椒的肉糜和白水汆蔬菜就是她为孙文准备的料理。

    “你做了这么久就是这个?”孙文坐在那儿低头看了一会儿那平平无奇的面条,随后又抬起头奇怪地看着双手拍在桌子上努力地踮着脚想要平视自己的维内托,“就这么一碗光面?”

    “这是罗马!”维内托狠狠地瞪着孙文说道,她开口时那义愤填膺的样子似乎已经完全顾不上什么淑女风范了,“历经千年而依旧无可取代的帕斯塔绝对不是你可以侮辱的东西!”

    虽然维内托的话说的很漂亮,但孙文看着那盘名为“罗马”的意大利光面还是有些没胃口,在他想来连个砧板都不会买的维内托能做出可以吃的东西都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根本就不指望再吃出什么美味来。

    看了看像小孩子一样负气的维内托,又看了看面前的那盘光面,孙文想了一下还是用叉子插了几根放在了嘴里吃了起来。

    “果然!维内托真不会下面啊!”面条刚入口孙文就暗叹了一声,因为那面条刚咬下去的口感竟然有那种半生面团才有的生脆感。只是真的当他真正咬开之后那种生脆口感竟然没有了,转而变成了面条特有的绵软中带着弹性的口感,

    “怎么会?”孙文说着停了下来,随后又挑了几根面条吃了起来。

    “当然啦!用硬质的小麦做出来的面团,在下水汆烫时在水里加了适量的盐,再加上特殊风味的橄榄油才能制造出这种口感!”维内托看着孙文一根接一根地吃了好几口才满意的揭示了答案,“最早的帕斯塔是没有番茄和辣椒的,正是这种原始的风味才能让你知道帕斯塔的伟大之处!”

    “很好吃!”孙文又吃了好几口,直到把那些带着淋了芝士和烤肉肉糜的意大利面都吃完了之后,他才抬起头来有些惊奇又有些遗憾的对着维内托说道:“但是你做的还是面条,所以不用比你就已经输了。”

    “我知道。”维内托不出意外的点点头,随后指着孙文说道,“我只是想告诉长官你对于面条的理解太肤浅了!”说着她停了下来,注视着对方有些疑惑的神情,又继续道,“帕斯塔是不容亵渎的,这件事情上长官你应该承认错误!”

    “我……”

    孙文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反击的声音打破了维内托那咄咄逼人的气势,“不!主人是不会错的!”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