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都市言情 > 夏梨的现代日常 > 第370章 进入

第370章 进入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第二天九点的样子,任学斌和阮雄霸的那个小兄弟查颂就弄来一辆皮卡停在了酒店的楼下。

    夏梨吃了早饭换好了衣服就回到了房间,待两人上来的时候夏梨已经背着书包站在了走廊上。

    行李箱已经被夏梨收到储物戒了,拿着实在太麻烦了。

    两人走近,夏梨拿出了房卡,打开了对面房间的门,任学斌和查颂两人就进去了。

    进去之后两人都呆住了,任学斌指着地上脸肿的和猪头一样的四人问道:“他们是谁?”

    夏梨看了眼,皱起眉头:“他们一定是喝酒了,不然不会肿得这么厉害的!”

    任学斌,他问的是喝酒的事情了么?他问这些人是谁!

    四张红肿不堪,看不出面容的脸,脸上还发起黄豆粒大小的黑红色的脓包,猛地一看还以为一只摸了红药水的啦蛤蟆趴在脸上了呢。

    查颂也是惊呆了,不由摸了下自己不算光滑的脸,随即两人手脚麻利的托起两人就朝着外面走了,夏梨则坐在房间里静静的等待着。

    两人再次上来又拖了两人下去,夏梨这次跟在了后面离开了,到了拐弯的地方,夏梨手里的小旗子轻轻地挥了挥,原本满是迷雾的过道一下子恢复了本来的样子。

    到了楼下,夏梨退了房间就大摇大摆的出去了,上了皮卡之后,查颂道:“先把其他三人送到我们一个接应点,只带着那一个人去清迈。”

    夏梨点头同意,领路么,一个人就可以了,要那么多人干什么。

    于是众人就开车先到了阮家在曼谷的一个接应点放下了三个人,临走前夏梨拿出来一个喷雾给三人的脸上喷了下。

    任学斌好奇的问道:“消肿的么?”

    夏梨遗憾的摇摇头:“恐怕不行,这种毒素最起码要一个月才能消散。”

    任学斌有些同情的看着地上渐渐的苏醒的三人,顶着一张猪头一个月,那得是多恐怖的一件事情。

    再次出发之后,那个纹身男直接被扔在了后面的皮卡上,防止人苏醒后逃跑,任学斌把皮卡后面的车斗用网子给罩了起来。

    而夏梨则坐在后面一直在打坐。

    去往清迈的交通不是很便利,几乎是穿山越岭的,中途大家下来吃了一些饭又继续出发了,一直到半夜的时候才抵达清迈的街道上。

    车子停在了查颂的一个亲戚家里,晚上他们就住在了这家,夏梨一个人住着一间屋子,关上门之后先把大少爷和大小姐放了出来,放了些吃的,自己则拿出来一大碗米粉吃了起来,这是走之前准备的一些吃的。

    吃完了米粉,夏梨出些汗,简单擦洗了下就收了两只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夏梨早早的就起来了,带着两只在城郊跑了一圈,进到城里,夏梨就把两只收了起来,然后敲门进入到了院子。

    查颂家的亲戚已经准备了早饭,夏梨吃不惯泰国的早饭,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摆出来一大堆吃的吃了起来,任学斌鼻子尖的早就闻到了食物的香味,敲了敲门。

    夏梨无奈的送出去了一盆米粉和一盒子的包子。

    任学斌吃完后把盆和饭盒都洗了,一脸感叹的道:“还是家乡的饭好吃啊!”

    吃完饭之后,查颂回来了,他去探查了下,因为这里距离那个私人的寺庙已经不远了。

    查颂回来之后就让夏梨把那个纹身男给弄醒了,夏梨想了想,这货一天多都没吃东西了,于是就把他给喷醒了。

    纹身男醒来之后眼睛迷离的看着四周,带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之后不由发出了凄厉的尖叫。

    查颂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脸上,一下子就把人打清醒了,纹身男捂着脸,瞪着夏梨道:“是你,你要干嘛?”

    夏梨翻了个白眼,一旁的任学斌说道:“你只要按照我们说的去做,到时候我们会放你回去的!”

    纹身男听到任学斌的话不由想到了,就是这个男人把自己打晕的,不由愤怒的瞪大了眼睛。

    查颂这边又是一顿威胁和利诱,这纹身男很快的答应了下来,于是乎被查颂带着去洗脸上厕所了。

    不多时,卫生间里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任学斌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忙追了过去,不多时他就出来了,看到夏梨的疑惑的目光就用无比同情的语气道:“他刚才照了镜子!”

    再加上查颂这货告诉他,这种状态要持续一个月的时候,纹身男感觉自己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这也太丑了吧,整张脸上全都是红的泛着黑光的大疙瘩,脸比以前大了两倍之多,肿成这个样子,还怎么出门啊。

    夏梨看了眼洗漱出来的纹身男讲到:“如果,这次你配合的好,我会让你的脸不用一个月就好起来!”

    纹身男此时哪里顾得上坑不坑自己姐夫了,他现在就关心自己的脸,丑成这样,自己都害怕,别说在外面混了。

    吃过饭的纹身男满血复活,提出了一个进入哪所守卫森严的私人寺庙的一个办法。

    就是跟着送菜的进去,有人就得吃喝拉撒,所以哪里每隔一天都有固定的人送菜和一些日用品进去。

    而这个送东西的商人正好是纹身男的一个叔叔。

    夏梨对他如此上道很是满意,于是拿出来一个喷雾对着他的脸轻轻喷了下,神奇的是,两三分钟的功夫,满脸的红得发黑的毒豆子都消失了,只剩下红色肿胀的脸,已经隐约可以看清楚原来的长相了。

    纹身男照了镜子之后很是高兴,这次他不再被关在皮卡的后备箱了,而是坐在了前面。

    任学斌坐在了夏梨的旁边一脸好奇的道:“你个什么喷雾啊,这么厉害的,竟然可以让人昏迷那么久的?”

    夏梨正在摆弄手里的八卦阵盘,头都没抬的道:“是一种毒蜂的毒液,原本的作用是让人陷入昏迷,使人产生幻觉,副作用就是会让皮肤肿胀红肿不堪。”

    任学斌继续问道:“一次肿胀可以长达一个月?”

    夏梨抬起头,看着他,点点头道:“你想要?”

    任学斌搓了搓手道:“我就要一点,自己用!”

    夏梨都惊呆了,“你自己用?”

    任学斌点点头,想了想道:“我有个表妹总缠着我,我想吓跑她!”说完之后一脸认真的道:“你确定能在一个月后彻底好起来?”

    夏梨看了眼前面副驾驶的纹身男,犹豫了下道:“那等他彻底好了你再用吧!”

    也就是说夏梨自己也不能确定能不能彻底好!

    任学斌嘴巴微张,目瞪口呆的道:“那你和他说一个月就好了?”

    夏梨看了眼任学斌,无奈的道:“我只能说个大概,确切的我还不知道。”

    因为夏梨之前曾在一个正在耍流氓的小混混得脸上试了下,走之前已经一个月了,那家伙的脸其实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但是并没有完全好透,嘴唇还红肿着。

    夏梨和任学斌说的是华夏语,前面的查颂和纹身男听不懂,只以为他们再说什么私事,纹身男还讨好的转过头来看着他们笑。

    任学斌顿时感觉胃里一阵阵翻滚,忙让他好好看着前面不要在转过头来了。

    车子走了一个小时多到了一个大的市场附近停了下来,纹身男脑袋从车里伸出去四周看了下就让车子从侧面开进去。

    车子开进去之后到了一家店的后门处停了下来,纹身男和一旁的查颂说了下就和他一起下车去了。

    夏梨和任学斌则是坐在了车上没有下去,里面刚开始一阵喧闹,然后就是高亢的男声喊叫了起来,接着就是纹身男叽里咕噜的解释。

    此时任学斌忍不住看了眼夏梨正在闭目养神的脸,咳嗽了一声问道:“你给他喷的那个药水似乎缓解了不少?”

    夏梨睁开眼,挑眉,这个任学斌的表妹到底有多难缠啊,竟然用这样自毁的方法来吓跑对方。

    夏梨解释道:“后面给他喷的那个能缓解的药水也是第一次使用,能不能彻底好我还不知道!”

    后面喷的紫色药水是金宝用秘境里的那些紫色球球的叶子提炼做出来了,能够保湿美白,她平时兑了矿泉水用来护肤的。

    任学斌摸了下自己的脸,算了,还是等这小子彻底好再说吧,再来如果他现在喷了,到时候回国的时候和护照上的长相就彻底不一样了,到时候连海关都过不去了。

    纹身男再次出来的时候一脸的幽怨,一旁站着个高个子的中年泰国人,正一脸同情的看着身边的朋友。

    查颂忍着笑意上了车,任学斌问起发生了什么事情,查颂憋着笑,等车子启动离开的时候才大笑起来。

    原来纹身男的亲戚叔叔就在这里开了个蔬菜水果店,他过来找的时候,他的亲戚觉得他不是本人,于是大吵了起来,纹身男气的不行,讲了些他们之间才知道一些私事,如此对方才承认了他。

    亲戚就问起了纹身男的脸怎么回事,他总不能说是被车里的女疯子给喷的吧,于是就说自己玩弄了老大的女人,结果被老大派人打的。

    那长脸红肿不堪,看起来还真像是被人打的,于此也说得过去了。

    说完这些后,查颂说起了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纹身男已经和亲戚说好了,晚上送菜的时候带着查颂一起去,至于原因当然是把纹身男心爱的女人带出来了。

    其实怎么进去对于进入一个高度严密的地方对于夏梨来说不是一件难事,只是要顺利带出来一个活人就有些难度了。

    回去之后,查颂和任学斌开始计算时间,送菜一般进出最多半个小时,而纹身男的亲戚这次则会和一个管事多聊一会,处于隐秘状态的夏梨则进去把人带出来,而查颂则在周围上个厕所什么等着接应,但是,如果夏梨在运输车离开前不能把人带出来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下午的时候,四个人再次出发来到了菜市场这边,纹身男的亲戚已经在一辆破旧的皮卡里装满了菜和米油,夏梨看了眼,这菜运完了之后,放个活人进去,一定会被发现的,还要准备个障眼法的旗子来。

    夏梨走之前做了一些已经布有阵法的旗子,不过因为把阵法绘制在了旗子上,所以保持的时间就短的多,会随着环境时间地理位置的变化而发生改变。

    夏梨冲着任学斌使了个眼色,见他点头的时候就悄悄的朝后退了出去,不多时夏梨手里举着一个障眼法的旗子重新回到了他们的跟前,上了后面拉菜的车斗里。

    这边查颂也坐在了车子上面,纹身男的亲戚只以为他是自己侄子的朋友,告知他,要是进去后找不到人就得赶紧离开,不然怕是会有危险。

    查颂忙答应了下来,之前他就听到阿风说过,这个女人很不一般,是阮老大的师傅,想想阮老大多厉害的一个人,他师傅能是个简单的,他们在计划营救计划的时候,就提到了这个女人会隐没了身形进去,虽然他不知道对方怎么隐没却也相信一定是可以的。

    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在一座古朴的寺庙门口停了下来,和前门守卫的人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开着去了后门,纹身男的亲戚撇撇嘴对着查颂道:“最近安排了很多的人手,守卫越来越严了。”

    这边车子走到了后门的位置就停了下来,纹身男的亲戚和门口的人用泰语说话的时候,夏梨就悄悄的从车子上轻轻地跳了下去。

    查颂此时也下了车,拿着烟朝着守卫的人去了,眼睛看向后车斗的时候看到了凭空出现了一个衣服的衣角吓了一跳,却见那衣角很快的就消失了,不由揉了下眼睛再次看过去,却什么也看不到了。

    夏梨这边已经几个跳跃走到到了寺庙的后面,这里守卫的人手不少,夏梨站在一个大柱子的跟前听着这些人说了会话,没有听到李安安的任何信息,于是就朝着寺庙里面去了。

    却不想刚进去就看到寺庙的大殿里走出来一大群人,为首的是一个体格健硕的中年男人,戴着一副黑墨镜。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