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都市言情 > 夏梨的现代日常 > 第342章 甜蜜蜜

第342章 甜蜜蜜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宴会开始了,音乐响起,夏梨按照刚才司仪讲的顺序,挽着老夏的胳膊在门打开后走了进去,周围掌声响了起来。

    夏梨眯着眼睛看着周围的人,淡淡的笑着示意,夏忠国则不停的和周围的人摆手打着招呼。

    走到台子上的时候,主持人宣布了这场宴会的主旨,就马上进入了夏忠国这个父亲讲话的阶段了,夏忠国本来准备的稿子没用上,但是讲的特别感性,讲述了一个父亲对女儿深沉的爱,一时间感染着周围的人都掉下了眼泪。

    夏梨情绪微微有了波动,深深的鞠躬,表示对老夏和一家人的感谢。

    就在此时,全场的灯光都灭了,夏梨微微一愣,刚要挪步去拉夏忠国,台子的下方突然出现了一道光束,照在了地上的一个位置上。

    气息的感应比眼睛看到的更快,就在夏梨感觉到姜培墨的气息的瞬间也看到了他高大的身影。

    姜培墨此时穿着一身黑色的礼服,带着红色的领结,手上握着一把火红色的玫瑰花站在光束的中间,一口白牙闪花了周围人的眼睛。

    当然夏梨也注意到了这人,就见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夏梨,单膝跪地,左手举着花束,右手举着一个红色的绒盒,对着自己领口出来的一个小小的麦,声音清晰的问道:“夏梨,我爱你,请你嫁给我!”

    这一声深情的告白,惹的周围人都笑了起来,不过大家都是善意的微笑,年轻真的让人羡慕。

    夏梨囧囧的看着姜培墨,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姜培墨没有说话,只是一脸深情的凝望着夏梨,这让夏梨想到他们一起经历的风雨以及生死,每一次姜培墨都是毫不犹豫的握住了她的手,和她一起走下去,这相比那些青春期的所谓萌动,爱的死去活来来说,他们更加的真实。

    想到这里,夏梨轻轻的走到了姜培墨跟前,伸出了纤长的手来,清清凉凉的声音响起:“我愿意!”

    周围都在屏息等待的人群突然爆发了热烈的掌声,姜培墨给夏梨套上戒指之后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右手拥着夏梨向周围的宾客致意。

    此时灯光亮了起来,姜大汉也走了上来,他站在了夏忠国的旁边,拿着话筒感慨的道:“三天前,我儿子给我打了个电话,激动的说,爸爸我想向我心爱的女孩求婚!”

    周围人被姜大汉学人说话的样子不禁逗的大笑,夏梨一张俏脸也红了,一旁的姜培墨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姜大汉欢喜的道:“我当然是开心的啊,能娶到夏梨是我们姜家的福气,所以趁着这次夏梨的生日宴,我姜家正式向夏忠国提亲!”说着就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姜老爷子,就见姜老爷子和老太太两人捧着个金色的盒子走到了台子上。

    姜老爷子当着众人的面打开来,里面是一套红灿灿宝石首饰,姜老太太笑着道:“这是我姜家祖传的宝贝,传媳不传女,借此机会传给我未来的孙媳妇夏梨!”

    说着就递了上去,夏梨看向了一旁的夏忠国,就见他微笑的点头,夏梨就伸手把盒子接了过来,和姜培墨一起鞠躬感谢。

    于是好好的成人礼直接歪楼成了一个求婚仪式。

    夏忠国把家里的一头鹿送了过来,直接让后厨加工成了盐焗鹿肉,原本切了一点的人,几乎都来端了第二次,简直太好吃了。

    夏梨和姜培墨两人端了两个盘子到了坐到了最后面一个休息厅里,姜培墨把自己切到的鹿肉给夏梨切了一大块过去,夏梨瞪了他一眼道:“回来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姜培墨笑嘻嘻的道:“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夏梨抿着嘴,确实挺惊喜的,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姜培墨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问道:“笑什么呢?”

    夏梨笑道:“我笑你刚才那个傻样子,还真是好笑!”

    姜培墨挠着脑袋傻笑道:“你不知道我紧张坏了,我以为你不答应呢。”

    夏梨睨了他一眼,把拨好的大虾塞到姜培墨的嘴巴里,嗔怪道:“有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

    姜培墨傻兮兮的咀嚼着,知道夏梨是个内敛害羞的人,也就不再提起刚才的事情了,反而说起了吴师傅,去了一个月了,还是没有找到他故人说的那个地方。

    夏梨好奇的问道:“是那个省?”

    姜培墨吃了一大口肉,喝了口水才道:“陕省的一条最大的山脉。”

    夏梨挑眉,思考了会才道:“去年的时候,我们全家去了丽江,在跟团的时候遇到了一家人,姓张,那家人有个小孩子叫张涛,今年才十来岁,他小时候出过一次事故,走丢了。”

    姜培墨一听忙道:“继续说。”

    “当时那个孩子才三四岁大,他说自己被一个可以从树上穿梭的仙人给救了,但是他的家人却说孩子当时小,把记忆给神话了,可是呢,这个孩子很坚持,他说自己记得很清楚,从来没有忘记过,而我呢,也相信他说的,因为当时他的气息波动是正常的,应该不是幻想或者撒谎。”夏梨认真的分析道。

    姜培墨一脸惊喜:“那你有那家人的联络方式么?”

    夏梨点头道:“我和那个孩子时常发个邮件联络的,可以问问他那座山的具体位置。”

    姜培墨一脸喜气:“我怎么觉得我家宝贝是个福星呢!”

    夏梨一张俏脸一红,嗔怪的道:“什么宝贝,胡说什么呢!”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甜甜蜜蜜的。

    这场宴会宾主尽欢,大家都很开心,董丽和夏忠国在姜大汉刻意的介绍下,也认识了一大批湘省的重要官员。

    要说唯一不开心的人,恐怕只有党薇薇了,她心里的嫉妒和魔鬼一样烧灼着自己,一顿饭下来她喝了不少,等宴会散了,她也没有心情去管母亲怎么回去,直接去了地下停车场。

    党薇薇摇晃着身子刚打开了门就被一个巨大力道给挤开了,然后就感觉到嘴巴和鼻子被一块有酒精味道的布子捂住了,身为医生的党薇薇哪里不知道这是哥罗芳,忙死命的挣扎开来,只是挣扎无用,她很快的陷入了黑暗中。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