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都市言情 > 夏梨的现代日常 > 第258章 猪大肠之死

第258章 猪大肠之死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让所有人没有意料到的是,关在笼子里的不仅仅是一直盅,还是个半兽人!

    一个似熊似人的怪物,浑身都是毛,一放出来瞪着红彤彤的眼睛冲了过来。

    吴师傅脚点地,那圆润的身子轻巧的跃起,就在熊怪冲过来的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众人正在惊讶的时候,就看到熊怪的背后出现了个人,一条腿已经敲击在熊怪的颈椎上了。

    这一脚下去,他没有恋战,迅速的转身到了前面的位置,而熊怪则已经转身了。

    夏梨惊道:“这熊怪和萨维卡的反应都好快啊,似乎能是凭借气息判定方位的?”

    姜培墨突然想起刚才的比赛就问了起来:“刚才萨维卡怎么突然找不到你了?”

    夏梨轻声道:“我贴了一张隐息符。”

    姜培墨恍然,怪不得原本可以瞬间就找到夏梨方位的萨维卡突然就变成了瞎子聋子,原来原因在这里。

    姜培墨看眼在场子上灵活的师父,还有更加敏锐的熊怪忍不住道:“中场休息的时候给师父也贴上一张吧?”

    夏梨点头道:“好的!”

    第一场下来,吴师傅累的直喘气,这熊怪力气实在太大了,虽然没有打到他,但是它实在太敏锐,跟的也太紧,自己就在那偌大个地方就躲来躲去的,实在是辛苦。

    夏梨爬上去给老爷子递了水,顺便在老爷子的胳膊上隐晦的拍了一巴掌,吴师傅眼睛里精光一闪,笑眯眯的没有说话。

    夏梨下去后对着看过来的姜培墨点点头。

    团子对于熊怪这个庞然大物很是恐惧,时不时的就要躲起来,躲起来之后忍不住好奇又要看,看了之后又害怕,夏梨气的不行,实在想把它甩空间里去,可是这里人实在太多了。

    第二场的时候熊怪似乎是瞎了似得,反应迅速慢了下来,尤其腿被打断了,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对方气的要喊暂停,可是青帮这边不愿意,这可不是正规赛事,这是黑拳赛,只能认输不能暂停。

    吴师傅也是个狠人,下手的位置都是身体重要的关节,原本熊怪的身体已经坚硬的和石头一样了,他竟然硬生生的给人家打断了腿。

    最后一击是脖颈,一脚提上去,那脖子只是歪了歪,对方又叫了起来,喊得特别厉害,夏梨听不懂,一旁的姜培墨冷笑道:“他们要认输!”

    夏梨皱眉:“为什么?”

    姜培墨冷哼道:“这个熊怪应该是他们的终极武器,受到这样的伤害他们自己也没法和上面交代的。”

    于是比赛很快停了下来,吴师傅被宣布了胜利,从台子上下来的时候,夏梨注意到老爷子走路有些踉跄。

    姜培墨忙上去把人扶着了。

    青帮的安帮主和几个人全部都涌了进去,还有医生已经准备给他检查了。

    老爷子只是有些疲惫的摆摆手,让大家都散了,姜培墨留下陪着他换了衣服才出来。

    几人回了房间,安帮主那边派人来传话,说是让他先休息,他一个小时后就过来。

    等进了房间吴师傅的脸就阴沉了下来,姜培墨忙上前问道:“师父,怎么了?”

    吴师傅冷哼一声道:“这个大怪物不能回泰国,要把它留下!”

    夏梨挑眉:“为什么啊?”

    吴师傅也是累了,喝了口才道:“这怪物应该是制作所有活死人的诱因,得把它留下来!”

    夏梨也沉默了,如果是这样,那确实不能让这样的怪物离开,不然会出现千千万万个怪物来。

    姜培墨更是回房间用卫星电话打电话去了,要和上面汇报下。

    夏梨回房去洗澡了,等收拾完出来的时候,青帮的安帮主正和吴师傅在喝茶聊天,安帮主和个孩子似得,手舞足蹈的在哪里讲什么事情,脸上的表情时而激动时而愤怒,而吴师傅则笑眯眯的看着。

    姜培墨走过来轻声道:“猪大肠和他儿子在隔壁。”

    夏梨忙起身准备出去,姜培墨先一步把人拉住,叹口气道:“猪大肠怕是不行了。”

    什么!夏梨满脸怒气,这不是已经答应来比赛了么,这些人怎么可以不讲信用?

    姜培墨遗憾的道:“人家答应把人还回来,却没说死活,猪大肠的儿子受到了惊吓,现在整个人神志不清,猪大肠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夏梨咬咬牙,跟着姜培墨去了隔壁,一进舱门就听到侯元坤隐忍的哭声,夏梨走上前,猪大肠浑身帮着渗血的绷带,一旁的医生已经开始摇头了。

    猪大肠那本来就小的眼睛,此时肿成了一条缝,感受到人影晃动的时候,他就看了过来,等看清出来来人就激动地哇哇叫了起来,不过声音很小。

    侯元坤看了眼忙道:“夏老板,我大哥好像想和你说话。”

    夏梨走过去,坐在床边,猪大肠嘴巴里的还冒血,看来脏腑被打伤了。

    “谢....谢...”这两个字猪大肠说的特别艰难。

    夏梨扒开猪大肠的嘴巴,硬是给他塞了一颗药丸,金宝却出声道:“生机已经所剩不到一成,药石无效了。”

    猪大肠看着夏梨,傻兮兮的笑了,然后呜呜的道:“侯,侯..”

    侯元坤忙站了起来,夏梨忙站起来让开了位置,侯元坤见猪大肠说的艰难就擦了眼泪握着他的手道:“大哥,孩子我会帮你养大,让他上大学,娶媳妇生孩子,好好过日子!”

    猪大肠听到侯元坤的保证眼里那最后一抹光彩消失不见了。

    夏梨感应到了生命的消失,心里沉重极了,对这伙人也是恨之入骨,竟然如此的不守信,那么就都留下来好了!

    只是猪大肠的儿子也不好,医生经过全身检查,说是孩子受到了猥亵。

    姜培墨听完,拳头握的死死的,这些狗娘养的,简直不是人!

    夏梨不懂猥亵儿童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孩子一看到高大男人就恐慌害怕的样子也明白点什么。

    因为夏梨是女性的缘故,这孩子倒是不排斥夏梨的靠近,于是晚上的时候夏梨就带着他,而猪大肠则连夜被送去活化了。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