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都市言情 > 夏梨的现代日常 > 第229章 是否换人(基础一)

第229章 是否换人(基础一)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晚上的时候夏梨先到医院去了一趟,姜大汉已经等在那里了,姜培墨的脸色似乎更差了,呼吸也微弱了,姜大汉在一旁担忧的道:“气息微弱了不少,培墨的师父明天会过来。”

    姜培墨的师父?夏梨只听过没见过,听姜培墨说是一位古武高人。

    姜大汉出去之后,夏梨再次让金宝查看了下,金宝看完神色就凝重了起来:“不能移动地方,只能在这里施法,明天正午十二点施法,那个时候阳光最盛,施法也最有效果!”

    夏梨点点头,伸手摸了下姜培墨的额头,此时的他像是被困在梦境中似得,眉头动来动去,睡得极不安稳。

    夏梨拉了拉姜培墨的被子,这才走出病房,结果就看到姜培墨的妈妈白雪和姜大汉站在走廊的尽头,两人似乎在争吵。

    夏梨没有打扰两人,而是站再了楼梯口等着了,她还有话要和姜大汉交代,不曾想白雪看到夏梨出来的一刻就冲了过来。

    夏梨转头看着朝着自己几乎跑着过来的女人,白雪见夏梨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了原地,这才止住了要步伐没有跑,快速的走了过来,眉头紧皱,神情厌恶的道:“你是夏梨?你要对我儿子施法?”

    夏梨轻轻地点了点头,这是事实,没必要隐瞒。

    白雪没想到对方竟然在这样堂而皇之的承认了,冷冷的道:“我不同意,谁也不准碰我的儿子,年纪轻轻的竟然搞这些歪门邪道,也不知道你父母怎么教你的!”

    夏梨挑眉,冷笑道:“我父母怎么教我的,你不用管,倒是你,一定没有被教好,对一个不认识的人竟然这样说话,你倒是好教养!”

    白雪眼睛瞪大,一连不可置信的瞪着夏梨:“你!你!”

    夏梨哼笑了一声:“我怎么了,我是培墨的好朋友,我是来救他的,倒是你,让我觉得很奇怪,你到底是不是姜培墨的亲妈?亲妈不应该是尝试一切办法去救自己的孩子么,你现在在做什么?嫌姜培墨死的不够快?”

    白雪一听身子一颤:“你胡说什么,我是培墨的妈妈,我当然想让我儿子好了,你们这些歪门邪道,这是封建迷信,跳大神能治好培墨,你骗鬼呢!”

    夏梨看着白雪可悲的摇了摇头:“你的面子,你的自以为永远比别人重要,哪怕这个人是你的亲生儿子!”

    说完之后,夏梨不顾白雪的反应而是走向姜大汉说了下姜培墨的情况,夏梨没有放低声音,而是让两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夏梨说姜培墨今天的状态特别不好,就连挪动位置都做不到了,明天她一早就会过来准备施法,让姜大汉清除所有闲杂人等,要留在屋子的人要提前报个数。

    姜大汉忙报了两个,夏梨点点头刚要走,白雪却在后面喊道:“我,我也要留下!”

    夏梨嘴角诡异的翘起,点点头就下楼离开了。

    这一天晚上夏梨又画了两张定魂符,如果有人留在房间,那么都要贴上定魂符才可以,不然在她们施法的时候,在场人的灵魂也会不稳定的。

    练习了一个晚上,夏梨和柳依依倒是配合的相当到位了,而夏梨的吟唱也很好,随着鼓点子的敲击声,周围的风声都不对了,赛老太太说这就对了,还一个劲的说两人很有天分。

    这一夜夏梨没有睡觉,而是盘坐了一整晚,吐纳修正自己的气息。

    第二天八点大家都吃过早饭后,文天赐的车就来了,文天赐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的,开个小轿车来了,夏梨扶着两个老的都上后面去了,自己也坐在了进去,而柳依依则在锁门,等回来的时候就剩下前排的一个位置了。

    柳依依无奈的只好坐在了前面,一路上大家谁都没有说话,八点四十多的时候,夏梨的电话响了,这是夏忠国给她刚开通的全国漫游,终于可以用了。

    电话是姜大汉打来的,说是姜培墨的师父来了,夏梨说是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到病房的时候,夏梨发现他们所在的半个通道都被封闭了起来,两头都有人站岗了,他们还是姜大汉来接人才被容许进去。

    病房那边也有站岗的,夏梨他们被引着去了隔壁的病房,一进去,夏梨就看到了个穿着黑色丝绸唐装的矮个子老头,老头个子不高,挺着个圆滚滚的肚子,乍一看和街上那些遛鸟退休的老头没啥区别。

    可是夏梨却在老头的眼睛里看到了不一样的精光,这老头不简单呢。

    简单的介绍了下后,姜培墨的师父吴师傅就问起了夏梨打算怎么施法。

    夏梨毫无保留的把施法的一些必要因素和过程讲了一遍,吴师傅眯着小眼睛点点头道:“不错,和我以前见过的差不多!”

    一旁的白雪一听愣了下:“吴师傅也觉得培墨失魂了?可是这不科学!”

    吴师傅眯着小眼睛看了眼白雪,“培墨的妈妈,有很多事情不是所谓科学就能解释的,有些东西存在就有它的道理,一句两句解释不清楚,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培墨叫醒,别的就不要去纠结了!”

    白雪没有再说话,夏梨这边则拿着红色的油漆桶在姜培墨病房里画了起来,当然是地上了,还是一个个圈,这都是些走位,她怕柳依依一紧张给忘了,画上了也好提示下。

    等画完了只有,夏梨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让阳光尽可能的照射进来,然后又拿着小旗子在周围开始布阵,是一个普通的隔绝阵法。

    一切都准备好的时候,夏梨看了下手表,已经十点半了,夏梨这才出去和柳依依拿着衣服打算去换。

    而塞老太太突然道:“我刚去看了下那个孩子,恐怕你们的吟唱差一些啊!”

    也就是夏梨他们可能召唤不回来,夏梨也有些发愁,金宝刚才也说了,姜培墨的状态特别不好,身体已经没有意识了。

    夏梨忍不住问道:“赛奶奶,要不您和我一起跳吧!”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