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都市言情 > 夏梨的现代日常 > 第96章 一码归一码(基础二)

第96章 一码归一码(基础二)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这么大的事情,夏忠国不能不告诉姐姐,夏玲玲因为很小就没有父亲,于是就养成了泼辣的性子,结婚后年纪大了脾气才渐渐的温和起来,此时听到自己那父亲竟然不是失踪,而是在外面重新有了家,那脾气上来当天晚上就杀了过来。

    晚饭是夏梨做的,给老太太用鸡脯肉做了鸡丝粥,其他的做了烧公鸡,凉拌了凉菜,又素炒了个白菜粉条,蒸了一大锅的米饭,夏梨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做的这样丰盛。

    结果老太太挺高兴,一个劲夸孙女的手艺好,烧公鸡做的比自己做的可口,不但吃了一碗鸡丝粥,还吃了半碗米饭和不少的鸡肉,这让夏忠国有些担心。

    老太太这反应不正常啊。

    果然夏玲玲晚上十点赶来没多久,夏老太太就大哭了起来,不但哭,还哇哇大吐,直吐得胆汁都出来才算完。

    夏玲玲收拾了老娘的呕吐物又给喂了一丸夏梨给的药丸见人睡平稳了才拉着夏梨和夏忠国到了东边的屋子,而夏荷则留下陪着老太太。

    一进屋夏玲玲就恶狠狠的道:“那老东西呢?”

    夏忠国给姐姐倒了杯水,把人按到凳子上才道:“回去了,妈说让过年后来,把婚离了!”

    夏玲玲那双眼睛和老太太长得一模一样,年轻的时候看着挺勾人,可是年纪大了就点吊梢眼,此时瞪着人的时候特别凶狠,一听老娘要和那老东西离婚,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道:“凭什么,凭什么是咱妈要离婚,要离婚也是那边离婚!”

    夏忠国苦笑起来:“妈说不想在和那个人有牵扯了,所以想离婚,清清楚楚的。”

    夏玲玲气不过,看了眼坐在一旁发呆的夏梨,缓了口气问道:“大梨,你是怎么发现的?”

    夏梨看了眼夏忠国一眼,夏忠国咳嗽了下就把夏梨有个师傅的说辞说了一番,然后又提起了那对耳环,原本瞒着姐姐的,说是夏家祖上留下来的物件,这时候老父亲竟然活着,那这事情还是说开好了,免得姐姐气性上来不要那金耳环了,再让人误会那是老夏家的物件,那麻烦就更多了。

    夏玲玲听到侄女竟然有这样的奇遇,吃惊之余也感叹道:“咱大梨就是命好,只是你忒好心了,你都看出来那孩子和你有亲缘,还救什么,还不如让人贩子拐了去,这种人断子绝孙才是该!”

    夏梨咳嗽了下,夏老姑也是性情中人,“这是善事,做了也能给咱家这些亲人集些福报,再说那孩子才一岁多,他知道什么,这都是老一辈的恩怨。”

    夏玲玲听侄女说的也有道理,她特别相信善有善报一说,再说人口贩子那就不是东西,所以也只是抱怨了下而已。

    只是离婚的事情,夏玲玲死活都不同意,这事情怎么说都是那老东西不对,凭什么让老娘离婚呢,要离婚也是那边先离婚,然后再和老娘离婚,不然他们就告老东西犯了重婚罪!

    夏忠国其实内心也是十分纠结的,算起来父亲失踪四十年了,他几乎生下来就没见过他,他是老娘和姐姐一手带大的,那个时候还是计划经济,村子里人靠着工分活命,一个人一天满公分是十分,老娘为了拿到满工分就背着年幼的他上工。

    后来他渐渐大了,家里才好了点,姐姐那会也年纪大了,因着泼辣的性子说亲也难,再加上家里没父亲,那就更难了。

    终于也是因为父亲,他们兄妹两得到了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他去上了工农大学,姐姐去煤矿工作了。

    只是他宁可不要这改变命运的机会,宁可在村子里务农一辈子,也不要老娘受到这样的伤害。

    一夜无话,半夜夏梨听到大姑姑被窝里有哭声传出来,声音很轻,很压抑,让夏梨心酸不已,原来大姑也只是表面泼辣坚强,内心其实是脆弱的,只是在比自己弱小的弟弟跟前,在年迈的母亲跟前,她只能强撑着。

    接下来几天,夏姑姑请了假在这边陪着老太太,老太太除了总走神之外,情绪还都不错。

    第三天的上午,家里又来了两个人。

    来的人中,一个男的叫做夏侯元,三十七岁,比夏忠国小两岁,女的叫夏敏华,三十五岁,说是兄妹两。

    两人都穿着双排扣的尼子大衣,带着金丝边眼睛,长相颇为相似。

    因正值周末,家里人都在,夏忠国没有惊动老太太,直接带着人去了咖啡厅的包间。

    夏玲玲和夏梨也在场。

    看到夏梨,夏侯元率先道谢道:“是夏梨吧,那天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及时把人拦住,怕是我儿子找回来的机会很小了。”

    夏梨挑眉,夏侯元苦笑了下道:“据那天那个人贩子后来交代,当天下午就有一批人运出去,她那天下午要是能下的了电梯,就有车子等着,等我们发现估计人都出省了。”

    夏梨淡淡的道:“这种事情,但凡有点良知的人,遇到了一定会出手的,你不用感激我,也是你儿子命好。”

    夏侯元微微一愣,这话他最近已经听过一次了,孩子刚找回来的第二天母亲就请了个大师来给孩子祈福,大师当时就说这孩子命好,遇到了贵人,改变了命运,不然下半辈子怕是命运多舛,当时他也只是笑了笑,没想到竟然在这小姑娘嘴里又听到一次,还真巧呢。

    不过怎么说都要谢谢人家这姑娘,听说那天下午运出有二十多个孩子,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可见当时的情况多紧急,他简直不能想象儿子要是真丢了,家里会变成什么样子。

    夏玲玲瞪视了男人一眼,把夏梨朝着自己的方向拉了下,想感谢来点实际的啊,上嘴皮下嘴皮一碰说句谢谢就想感谢别人?哄孩子呢?

    夏侯元也发现了夏玲玲明显带着敌意的眼神,叹口气坐了下来。

    夏敏华把茶分好,给几人的位置上都放了一杯,才笑着道:“一码归一码,关于孩子的事情我们是真感谢夏梨的,这不用质疑!”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