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都市言情 > 夏梨的现代日常 > 第69章 狂吃

第69章 狂吃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半个小时后苏爸爸开车,车上坐了四个女人一起出发了。

    夏梨手里抱着花坐在后座,中间坐着苏艳秋,她时不时的问了下苏家老爷子的病情,然后就静默无声了,毕竟家里老人病重,谁也没心情说话。

    夏梨就这样有些无奈的跟着到了苏家的老宅,说是老宅还真够古老的,竟然是个四进院落的大院子,大门上直接书有瘦金体的“苏宅”两个字,很是复古,因为现在家里有了车子,为了停车便利,苏家老宅的西侧专门盖了个车棚出来,车子可以直接开进去,然后由小门进入院落。

    院子里并没有因为冬日而萧条,几颗迎客松错落有致的分布在院子的角落,中间则是一个小小的八角亭,夏梨从西侧们进来就看到了,不由笑了笑,这是坤位,这八角亭是为了建了是专门为了压制西侧新开这个门进来的煞气。

    所以夏梨出声问道:“这亭子是新建的吧?”

    苏艳秋不由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这亭子建的样子很是复古,就连上面的瓦片都是买的清末时期的古瓦,夏梨怎么就看出来是新建的呢。

    一旁的苏爸爸也是吃了一惊,陈阿姨此时不知道为什么却出声了:“夏同学这是听小姐说的吧,这亭子还真是三年前才建的呢。”

    苏爸爸此时看向了有些吃惊的女儿,苏艳秋感受到父亲的目光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和夏梨说起亭子的事情来。

    而夏梨听到陈阿姨的话,转过头认真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回答,陈阿姨被夏梨的眼神看的有些莫名的心虚,觉得自己此刻有些唐突了,这个乡下姑娘怎么说也是小姐的同学,算是苏家的客人,自己确实不该插言,可是心里不知道怎么就一个劲的泛酸气,有些个不平。

    于素心此刻也皱起了眉头,这个陈阿姨怎么说话语气这个样子,太失礼了。

    穿过回廊,没有去第一进的院子,而是直接去了第三进的院子,到了第三进院子就看到一大片造型各异的假山,假山顶上竟建了个能够容纳三四人的八角亭子,围绕这假山的是一片占地百平方的水池,池子里有两只黑天鹅和几只水鸭在悠闲的划着水。

    夏梨看到眼前的景色不由心里感叹:有钱真好!一样的小院,瞧瞧人家的院子和自己那个小破院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只不过夏梨上辈子可是在大节气上去过开放的皇家园林,所以对于眼前的景致并没有吃惊,毕竟比起皇家园林来,这种景致只能勉强算得上小家碧玉,难得匠心而已。

    陈阿姨原本得意的嘴角在看到夏梨平淡的眼神不由的有些僵硬了下来,这丫头不该表现的吃惊及儿问东问西的么,显得小家子气么,怎么会这么淡定?

    不对,一定是装的!

    夏梨的淡定也让苏爸爸和苏妈妈注意到了,不由的对望了一眼,对于眼前的小姑娘也重新在心里衡量了起来。

    苏艳秋早就知道夏梨的不同来,所以夏梨没有吃惊什么的她是一点没意识到,仿佛夏梨就该这样淡定似得,此时她脑海里还一个劲想着为什么老爷子会提前生病的事情呢。

    从西侧们进来之后就看到了两三个人,而到了三进院子之后就发现人多了起来,几人刚穿过回廊就看到有人守在出口的位置。

    是个五十岁的男人,看到苏爸爸就上前恭敬地道:“大少爷,老爷现在刚醒来,正在喝参茶,您要现在过去么?”

    苏爸爸此时焦心老爷子的病情,一边快步走着一边问道:“胡叔,阿爹到底什么病,查出来了么?”

    被叫做胡叔的男人一边快步跟上一边摇头道:“米国的威尔斯专家前几天来香江了,专门去检查了下,根本查不出这是什么病。”

    苏和修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竟然连病因都查不出来,这还怎么治啊,说着话几个人就到了主屋,进门就是厅堂,一水的黄花梨家具擦的油光水亮的,夏梨瞟了一眼就安静的垂下头和众人一起换鞋。

    而夏梨手里抱着的花盆被苏艳秋交给了这个姓胡的男人手里,笑着道:“胡伯,这是我同学带来的极品蝴蝶兰,爷爷看了一定会开心的。”

    胡伯扫了眼正在换鞋的女孩子,笑着就打开了花盆上照着的黑色塑料袋子,这一打开,顿时房间就亮堂了起来,那蝴蝶兰养的极好,一朵朵桃红色的花瓣足有小孩子巴掌那么大,娇艳无比,似是有暗香飘来,让人忍不住惊叹。

    胡伯见状忍不住又看了眼已经站直了的夏梨,这小姑娘不会是那个世家的孩子吧,竟然能有这样高品质的蝴蝶兰,这样品质的花一般人可是养不出来的,也买不到,起码得有家传的手艺才行。

    苏爸爸和苏妈妈已经进去了,这边胡伯又带着两个小女孩子和提着汤壶的陈阿姨一起走了进去。

    四合院里赚了暖气,所以进来后一点不觉得冷,夏梨他们进来已经脱了外面厚重的羽绒服,进了苏家爷爷的房间才发现里面更暖和,似乎比外面的温度要高四五度的样子。

    这是一间五十多平米的卧室,床的位置被博古架挡着,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家此时正坐在轮椅上和站在一旁的苏爸苏妈说着什么。

    听到脚步声,老人才缓缓抬起头来,众人皆是一愣。

    夏梨则是惊讶的挑起了眉毛,这老人家的眼窝深陷,颧骨高起,眉毛疏松,皮肉更是干巴巴的没丁点活力,像是僵死之人,夏梨记得苏艳秋前几天才说过自己的爷爷今年也不过七十多的样子,据说身体还不错的,怎么一下子就成这样了。

    而苏艳秋则把眼前的人和前世那个快要死的人对比了起来,说起来眼前这个样子算好的了,这老头快死的时候可比现在更吓人,人不人鬼不鬼的,整个人就一张青黄发黑的皮包着骨头,眼睛浑浊不堪,时常流脓,每天都吃不下饭,都靠着营养点滴活着。

    就在苏和修打算要介绍夏梨的时候,就见苏家爷爷突然面孔狰狞起来,双手不停地朝着胡伯所在的位置抓着,浑身疼的痉挛了起来,胡伯见状没管自己抱着花,上前就要查看老爷的状况,却不想,苏家爷爷竟然瞪大了眼睛,面露惊喜的抓住花就塞进嘴巴狂吃了起来。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