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科幻变异 > 驭房有术 > 第707章 半盆温开水

第707章 半盆温开水

推荐: 圣墟 无疆 牧神记 裁决使 苍穹之上 我是仙凡 妹纸不是人 大唐风华路 超品巫师 悠闲修道人生 厨道仙途 文化入侵异世界 他从地狱来 大道朝天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大王饶命 修真聊天群 太监武帝 大数据修仙 完本之王
    威尔、史密斯、欧阳艳艳等人再次离开,房间内恢复了安静。

    张禹的脸贴在夏月婵的胸脯上,几乎是什么也看不到,但他能够听到,大厅里的三个汉子确实是分头行动。

    一个去了门口那边,一个坐在沙发上,另外一个坐在楼梯那里。

    张禹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而且那个家伙,竟然还知道自己铜钱剑厉害,专门给收走了,而八字寻命盘什么的,倒是不屑一顾。

    他现在肯定一点,自己刚刚一定是中了那个史密斯的幻术。这一刻,他不禁想起先前大厅内的那些打手来,莫名其妙的将手枪丢到地上。当时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现在他突然意识到,那些人刚刚应该也是中了幻术,可能是把手里的枪当成是其他的东西了。

    如果有金钱剑在,自己还有把握打出去,但是现在,身上压着一个夏月婵,自己的双手又被铐着,夏月婵也是无法动弹。似乎除了是挨枪子,再毫无反抗的余地。

    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估计自己脸前的那一对,多少人想要染指。现在,自己的脸却能近距离接触,也不知算不算是一种死前的安慰。

    夏月婵今天穿着一套白色的长裙,原本是清丽脱俗,可眼下的姿态,那叫一个窘迫。因为跨坐在张禹的双腿上,她的一双玉腿都裸露出来,胸前的一对,更是能够感觉到张禹那压迫的呼吸。

    双手被那么铐着,想动都动不了,她只能轻轻扭头,用极低的声音在张禹的耳边说道:“你有办法吗?”

    “都这样了......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张禹说话都费劲,一张嘴都能把夏月婵胸前的衣襟给吞嘴里。

    张禹艰难地说道:“你不是在......黄金海岸么......怎么跑这来了......”

    “我接到家里保姆的电话......说我妈突发高血压......我就赶回去了......谁知道......中计了......”夏月婵苦道。

    片刻之后,夏月婵又道:“你敢不敢别大喘气......”

    张禹现在的呼吸很重,夏月婵都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已经湿了,自己的胸脯更是有些起伏不定。

    “我......被你压的......喘不上气呀......”张禹一边喘,一边苦哈哈地说道。

    “你们俩嘀咕什么呢?”坐在沙发上的汉子还是听到了一点声音,没好气地叫道。

    “我被她压的喘不上来气......”张禹也是没好气地来了一句。

    “你偷着乐吧!多好的事呀,我还想被这么压会呢!”汉子笑着说道。

    “关键是我想小便......”张禹说道。

    “自己解决吧。”汉子说道。

    张禹倒不是很想,但他没想到,一提这个茬,腿上的夏月婵难耐起来。

    夏月婵是晚上被抓的,她下午四点钟开车往家里赶,一路上也没上个卫生间。到家之后就被制住了,当然也不用上厕所了。这都几点了,说实话,一直都憋着一泡尿。

    眼下张禹提了这个事,让她受不了了,憋得那叫一个痛苦。

    人家尿急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抓心挠肝。夏月婵的上肢现在动不了,也就腰肢能够勉强扭动一下。她着急难受,腰肢不自觉地扭动了几下。

    这得考虑一下张禹的感受呀!

    张禹脸埋在温柔乡里,她下面这一扭动,张禹的小伙伴竟然不自禁地有了反应。

    虽说现在身处险境,但男人的下半身在很多时候是不受大脑约束的。毕竟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有可能不自觉的发射呢。

    夏月婵穿的很等单薄,二人差不多就是零距离的接触了。张禹这一有反应,夏月婵立刻就感觉到了。

    刹那间,夏月婵心中大窘,这都什么节骨眼上,你还有这个心思?

    她看不到张禹的脸,其实张禹现在比她还尴尬,有心让小伙伴赶紧安静,奈何触觉太过灵敏。张禹嘴上穿着粗气,夏月婵的胸脯不停起伏,加上频频的尿意,令夏月婵的腰肢又不自然地扭了起来。她再一动,张禹反应更为剧烈。

    “呼......呼......”夏月婵这时,忍不住重重地喘息了两声,“张禹......你......”

    “呼......我......”张禹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说实话,张禹比她还难受呢,身上坐着这么一位,还得抱在怀里,谁都得了呀。下面的小伙伴都好涨爆了。

    “我......我想......”夏月婵的俏脸已然通红。

    “你想什么......”张禹纳闷呀,这个时候,你还准备有什么想法。

    夏月婵想说我想尿尿,但这话让她如何说的出口。

    张禹虽然下面的反应剧烈,可他在心中赶紧告诫自己,现在身在险地,还是想办法脱身要紧。否则的话,随时有可能被灭口。

    自己的金钱剑被拿走了,符纸用不上,还有什么保命的法子呢。

    蓦地里,他终于想到了一个法子。自己好像还有一个绝招呢,或许能够派上用场。于是,他用左手拇指、无名指的指甲狠狠地掐住右手中指的指肚,一咬牙,硬是抠下来一块皮肉。

    紧接着,他就用中指在左手的掌心画了起来。两个手掌的距离特别近,倒也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估计即便注意到,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只是现在视线被阻,根本看不到自己画的是什么。

    当他画完的时候,唯有默默祈祷,希望能够管用吧。

    他干活的时候,全神贯注,没有留意身上的夏月婵。这一停下来,就感觉到屁股在他的腿上时不时地蠕动一下。

    被这么压着,张禹的腰都有点难受,他实在忍不住了,向上挺了下腰。

    这下可好,身上的夏月婵竟然忍不住叫了起来,“啊......”

    紧接着,她的双颊好似熟透的苹果,上下贝齿死死地咬住双唇。

    张禹不知道她为何会大叫起来,不过能够感觉到夏月婵的心跳更为急促,更为要紧的是,张禹发现自己两腿间的位置突然变热,突然变湿,好像是被泼了半盆温开水。

    “哗啦哗啦......”“滴答滴答......”......

    水声很快响起,洒落在地板之上。

    张禹瞬间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刚刚说想要方便,其实就是那么一说,你还来真格的。

    此刻的夏月婵,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简直是羞臊的要死。奈何身子动弹不得。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