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68元体验金,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位置:注册送68元体验金 > 都市言情 > 医道名流 > 第2193章 鸟王的“请帖”

第2193章 鸟王的“请帖”

推荐: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无疆 余宋 黑卡 重启九六 教练万岁 万法道祖 无敌觉醒 帝国法兰西 战神小农民 悠闲修道人生 重生之我是boss 文化入侵异世界 未来天王 直死无限 我是大玩家 我是至尊 我的1979 庸人还真 大主宰 浴血兵魂
    秦超说着,从自己的袋子里拿出了那些草药,狼王的眼中有了一丝希望,它也没有多想,带着秦超和蓝凫向里面走去,狼王一心都想着让生病的狼赶紧吃点药,也忘了问秦超,这些药到底是从哪里找到的,它们穿过草丛,找到了病狼区,那里没有一只健康的狼逗留,所有的狼都离得远远的,看到狼王又带着人类和鸟来了时,所有的狼好奇地朝这边看了过来。

    狼妃看到狼王回来了,忙迎了过去,看到秦超和那只神兽时,狼妃依旧不失礼节地行了礼,和狼王耳语了一番,当知道秦超他们拿着草药而来时,狼妃喜极而泣,忙和狼王在前面带路,狼妃希望让自己的孙子先吃一点草药,可是狼王却没有这么做,它看着那几头病情稍重的狼,说:“人类,你先给它们吃吧。”

    狼妃不敢相信地看着狼王,它忙站在那些病狼的前面,龇着牙,向狼王示威,狼王也露出了自己锋利地牙齿,似乎在警告狼妃,若是它再不让开,它就不客气了,可即使如此,狼妃依旧不示弱,许久,狼妃的声音忽然变了,它更像是在恳求狼王一样,可是狼王终究没有松口,狼妃绝望地冲天叫了一声,让开了。

    秦超刚要过去,忽然眼前有东西窜了过来,秦超本能地向后退去,定睛看时,是两头年轻的狼,它们跳到秦超面前时,龇牙叫了一声,示意秦超不要靠近,又转头看向狼王,几番交涉之后,秦超看到那头母狼眼里流下了眼泪。

    蓝凫低声说,“这是狼的儿子和儿媳,它们希望狼王能让它们的孩子先吃一些药,可是狼王不肯,它一定要让年轻的那几头狼先吃药的,它的儿媳已经绝望了。”蓝凫说到这里,声音有些哽咽,对白孔雀的所作所为有了几分恨意。

    秦超点了一下头,他看了一眼手里的草药,虽说不多,可若是均匀的分开,那应该也是够的,秦超想到这里,说:“狼王,不如这样吧,幼狼先少吃一些,控制住病情,而病的微重地狼,多吃一点药,只要暂时控制住了病情就好,我们就有时间找到更多的药,不需要把所有的药都只给病重的吃的。”

    狼王有些不相信地看着秦超,沉着声音,问:“真的可以吗?如果不行的话,人类,你也不用太为难了,一切都是我的决定,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需要顾虑任何的。”狼王说完,看了一眼狼妃,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将目光转到了别的地方,它不敢再和它的家人对视了。

    秦超没有再说什么,他拿着草药走了过去,草药已经不新鲜了,他也没有办法捣出药汁,现在只能让它们把草药自己嚼着吃下去了,秦超将草药分开,病重的,自然要多吃几根,病轻的,还有刚刚生病不久的,还有一些幼狼都吃的相对少一些,把药分完以后,秦超便将那些草药喂到了每头狼的嘴里。

    病轻的还好一些,很快便将草药吃完了,可是病重的那几头狼,不要说吃药了,就是张嘴都有些困难,其中一头狼也出现了口吐白沫的情况,秦超看到这里,示意狼王将它烧了吧,狼王心有不忍,可是看到它的情形,知道不这么做也不行了,只好忍痛答应了,其余几头狼,秦超用力掰开它们的嘴,将草药自己嚼烂放到狼的嘴里,让它们吞了下去。

    狼王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当秦超做好这一切以后,狼王已经跪在了秦超的面前,说:“谢谢,你这么做,我狼王在这里做出一个承诺,将来,若是人类你有了什么困难,只要喊我狼王一声,我一定会拼尽全力保你平安的。”

    秦超忙去扶狼王,可是双手伸出去以后,却发现不知道怎么往起扶了,这和扶一个人起来是不一样的,秦超感觉不管自己的手放到哪里,都没有办法扶着狼王站起来,秦超只好笑着说,“狼王,快起来,不要这么客气,只要狼王有这个心,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只是现在我们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得想办法弄到其它的草药了。”

    狼王听到草药,站了起来,奇怪地看着秦超,问:“刚才我一心都在救它们的身上,也忘了问你,这些草药,你是从哪里弄到的,难道这些草药,本来就是你采走的。”狼王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变得阴森可怕。

    秦超真是有些后悔自己说得太快了,没有想到狼王这个时候了,还是会怀疑自己,秦超无奈地摇了摇头,说:“狼王,这次您真的猜错了,这些草药我也是偶然在林子对面捡到的,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怎么跑到那边的,现在我们还要过去再找一些回来,希望还能有这么幸运,再捡一些回来。”说完,秦超便和蓝凫要离开这里。

    狼王自知刚才失言,它又不知道如何挽回,只好当刚才的事没有发生,护送着秦超他们离开。

    秦超和蓝凫回到营地后,随意吃了点东西,坐在地上休息,秦彤走过去,轻声问:“有没有草药的消息呢?我有一件不好的事儿,要和你说一下。”说完,秦彤向身后的雨琴看了一眼,在秦超耳边说:“雨琴,恐怕也感染了疫情。”

    “怎么说?”秦超说着,转头看向雨琴,她的脸色确实没有前几天好,只是这也不能说明她是感染了疫情,或许只是小小的感冒呢?“我过去给她把一下脉。”

    秦彤忙拉住他,说:“不要过去,现在不要过去,雨琴对这件事很敏感,我发现她有些发烧的时候,就和她说过此事,她反应很大,生气地甩开了我的手,让我不要管她,还说她根本就没事,身体好的很,可是现在,但凡有一点不适,我们都应该注意的,我想,先给她吃一点那种草药,不管是不是,先预防为好,而且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吃一些的。”

    秦彤担忧地看着秦超,这种疫情,本来就应该提前预防的,可是因为没有草药,他们才拖到了现在,雨琴不管是真感冒,还是疫情,都需要吃一点草药的,而现在他们手里的草药已经没了,就连阿鬼和东方皓要吃的草药,也没了。

    秦超自然明白,他点了一下头,说:“这个,你放心吧,我会想办法的。”说完,秦超想到了白孔雀,既然它有疫情的药,那一定也有别的草药,只是不知道那些草药是不是也被它扔到了水里,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麻烦了,秦超想着,不由得回头去看蓝凫。

    夜幕降临下,从树林里飞出了一只鸟,一直朝着它们这边飞了过来,蓝凫以为是白孔雀派鸟来找它的,忙迎了过去,谁知道那只鸟正眼未瞧蓝凫,只是象征性地朝着蓝凫行了礼,又飞到了秦超面前的石头上,说:“我们王说了,明天希望你,人类,独自进林子去见它,而且只允许你自己去,不能有人跟着。”

    这只鸟说完,瞬间飞走了,可是它忘了,秦超根本听不懂它在说什么,秦超能听懂蓝凫的话,能听懂狼王的话,能听到白孔雀的话,这都和蓝凫有关,而其它动物说的话,他都是听不懂的,刚才那只鸟传达白孔雀的话时,他也只能听到一只鸟叽叽喳喳地叫着,不过还别说,声音倒是好听,就是不知道说什么。

    那只鸟飞走以后,秦超忙跟着站了起来,冲着那只鸟大叫一声,“喂,我还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呢,你就这么走了?难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给我唱歌的不成?”

    蓝凫飞了过来,落在刚才的石头上,看着秦超,说:“不要喊了,我知道它在说什么,它让你明白一个人过去,说是白孔雀要见你,也不知道它玩什么花招,还说只允许你一个人去,不让我跟着,主人,现在怎么办?明天你真的自己去?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

    秦超听完蓝凫的话,奇怪地看着蓝凫,心想,让我一个人去?为什么不让蓝凫去呢?难道这只白孔雀想要和我谈条件,既然这样,那我就去会会好了,秦超拍了一下蓝凫的羽毛,说:“没关系,我自己去就行了,我倒要看看白孔雀想要干什么,放心吧,我不会伤害它,若是它提出无理的要求,我也会当面拒绝。”

    蓝凫犹豫着点了一下头,“如果,它说话不尊重,主人,不要和它计较。”

    “放心吧。”秦超点了一下头,看着蓝凫,问:“如果它以草药来要挟我,让我把你留下,你愿意留下吗?”

    “我要跟着主人。”

    “那我就知道怎么办了。”秦超点着头,将蓝岛抱在怀里。

    睡觉的时候,秦彤靠在秦超的肩膀,看着星空,说:“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收到鸟王的请帖,明天不管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小心,我等你回来。”找本站请搜索“注册送68元体验金”或输入网址:Www.6mao.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